Yu沐

【蓝雨建队史】和你没完2

Feather羽湘凉_再见K11:

就,莫名想把《滤镜》拆掉组进这篇文里……
你喻视角太难写了——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我是不坑不舒服斯基的分界线————


“中二病”的初始概念和年龄与时期有关。
虽说因为“病毒”扩散得略快俨然已经成覆盖全年龄的症状,但黄少天的“中二病”还真的是应时而生的。
初入荣耀的夜雨声烦还是只会卖萌求组的小萌新,组到厉害的队友会星星眼组到……那什么的队友也会耐心指导或者——安静放生。
这样平静宁和的岁月结束于黄少天升入初中二年级的暑假。
那时候西部荒野还没有百花盛开,只有蓝晶骑士带着他的蓝白晶和流地徽章神出鬼没。
世界频道组起的野团第四次团灭后黄少天果断退了组。
“带不动!”夜雨声烦被连累掉了不少经验,黄少天便就近在西部荒野重新“练级”,“还不如我自己……”
还不如我自己……?
黄少天突然想起最后一击分配权的设定,成功击杀boss的人,无论是否在第一仇恨的团队中,都有权参与拾取掉落——而抢人头,正是黄少天擅长的事情。
从此以后,夜雨声烦便开始了抢boss——被追杀——遁走继续抢boss——继续被追杀的游戏生涯。
——直到被索克萨尔捡回蓝溪阁。


蓝雨教育法则第一条——天生地长,自由放养。
夜雨声烦加入蓝溪阁后索克萨尔消失了很久——这么说不对,“索克萨尔”是长期在线的,毕竟会长号,公会的日常运营总是要参与的。
那段时间的“索克萨尔”是个讲话慢条斯理的青年人,待人真诚和气,声音很好听——跟把自己拐来的那个妖艳贱货不一样。
后来黄少天知道了上号的是方世镜,蓝溪阁的副会长,会长魏琛的大亲友,主要负责管理公会的日常事务。
而会长魏琛“失踪”这段时间——用他那群不太靠谱的其他大亲友的话说,“卖身”去了。
黄少天那时候一门心思都在魏琛说过的“区区银武”上,下本也好抢boss也好都干劲儿十足,颇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齐材料终不还之势,而蓝溪阁众人则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耳机里“怎么还在打游戏这么晚了明天还上不上学”的咆哮和“马上马上快了快了”的敷衍。
为了年轻人的健康成长,方世镜默默给精英团列了个时间表——每天23:00之后,不再开boss。
方世镜不觉得游戏是洪水猛兽,也不想别人这么觉得,但是如果黄少天如此“热情”下去,恐怕被家长“治理”是大概率事件。
“要注重可持续发展。”方世镜对魏琛说,“不只是夜雨声烦,公会其他人也一样。”


春末夏初之际魏琛终于和金主达成了一致,G市一家餐饮连锁的老板很看好蓝溪阁,决定注资成立俱乐部,魏琛提出“蓝雨”这个名字,对方一拍大腿就答应了,并对魏琛彼时尚且在线的审美水平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可能我在取名这件事上确实有天赋。”回x市的飞机上,魏琛摸着难得剃干净胡子的下巴,内心还有些小激动。
X市是个很有仪式感的地方,培养出了很看重仪式感的老魏——那时候还能叫小魏——小魏本可以一通电话就有二十几个……不是,一通电话叫方世镜收拾收拾行李就一路向南开始创业之路了,但是他觉得这样不行,那话怎么说来着?他要离开熟悉的城市去远行了,这是必须有个交代,对一起泥地里打滚的兄弟们,也对自己。
于是魏琛拿着合同草案回到了x市,然后约了他的一众狐朋狗友high了两天——风萧萧兮易水寒,一入豪门深似海,此夜曲中闻折柳,长使英雄泪满襟——就,婚前最后一夜单身趴听过吧?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魏琛的酒量比起后来联盟里那群后辈要好上不少——职业选手中一杯倒的不是少数,喝酒这种需要“锻炼”的技能他们多半是不加点儿的,但魏琛在联盟成立之前就是“社会人”了,“社会人”的尊严不允许他一杯就倒——他是一瓶倒,跨越了遥远量级的差异。
有句古话叫“酒壮怂人胆”,但魏琛觉得这句古话应该还有下半句,叫“酒引糙人骚”。
三杯酒下肚,看着身边兄弟们吵吵嚷嚷地敬酒加菜,魏琛突然觉得鼻头发酸。
“奔赴美好前途”是一句很好听的话,一般来说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成为职业荣耀选手对于魏琛而言还有在这之上的意义——那是梦想。所以这个样子怎么想都有点矫情了。
但是。
但是“告别”,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这群人里除了方世镜,没有能在荣耀里跟上他脚步的人,他所朝向的未来,只有抛开他们才能前往。
“一醉方休!”已经不太清醒的魏琛举起酒杯高喊。
结果这一杯下去他就“方休”了。


醉酒是个不怎么舒服的事儿,魏琛窝在床上哼哼唧唧了几乎一天,到了晚饭点儿才被方世镜硬拽起来。
“难受。”魏琛说。
“活该。”方世镜回。
魏琛委屈巴巴地开始往身上套衣服,一边穿一边哼着“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方世镜把外卖从袋子里拿出来,大小不一的盒子摆了一桌。
“发明外卖的人一定是天才,”魏琛啃着肉夹馍,一脸满足,“比如我这样吧。”
“吃你的吧。”方世镜白了他一眼,把一盒羊肉泡拿到了跟前。
“方世镜,我走之前托给你那小孩儿怎么样?”魏琛问。
“是个人才,”方世镜想了想,“不过到底还是个小孩儿,你是有什么想法?”
“我想吧……”魏琛扯开烤肉盒的盖子,顿了顿,抬头看向方世镜,“我想咱蓝雨开个训练营吧,就,那什么,你看欧洲的足球队不都有各级别的青年队,叫什么?啊对对,青训,咱也搞个青训呗。”
“你认真的吗?”方世镜问。
“对啊。”魏琛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你不是说了吗,要可持续发展。”
“……不是一个意思。”方世镜摇摇头,继续吃他的羊肉泡。


魏琛方世镜扯皮跑火车,说这一走怕是要有十里相送,结果最后定了机票谁也没告诉,俩人静悄悄拉着行李箱就奔G市了。
关于“离开”这件事,魏琛一贯很沉默。
三小时后飞机落地,魏琛开机看到老板的两条短信,十分钟前发的,说已经到出站口了,让他下了飞机直接出来。
到达G市时正是中午,四月中旬没有节日不算客流高峰,但白云机场的人也说不上少。随人群涌出航站楼,花了点时间才找到老板。
“郑老板,这是我兄弟方世镜,上次和您介绍过。世镜,这位是郑老板,对咱们蓝溪阁特别看好,咱们可不能辜负他的期望。”魏琛说。
“不辜负我的投资就好了。”未来的蓝雨老板笑了笑,朝方世镜伸出手,“你好,我叫郑予,魏琛上次来跟我谈合同一半时间在夸你。”
“你好,我们会尽量对得起您的钱的。”方世镜自动过滤掉打趣的话,回道。
郑予原本不必自己来接站的,但是知道魏琛他们行程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一天将来一定会成为某段传奇的开始——而这个时刻,将和自己有关。

评论

热度(16)

  1. Yu沐Hane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