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剑与诅咒】滤镜 1

Feather羽湘凉_再见K11:

XJB写,写哪儿算哪儿


————我是来聊个五毛钱的天呗的分割线————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这个人深不可测。
当第四次在选拔考试成绩单的分数线上一位看到某个熟悉的名字时,黄少天感受到一种相当玄学的恐慌。
淘汰测试的喻文州,稳如争四的阿森纳——而在某个蓝雨初代队长来到训练营和小萝卜们打练习赛的下午阿森纳多年来首次无缘英超前四和次赛季的欧冠赛场,这是后话了。
黄少天曾认真地思考过要是哪天选拔只留一个人喻文州会不会连他都能赢。
后来他在包罗万象的蓝雨食堂里和喻文州提起这个话题,喻文州当时端走了台面上最后一碟白斩鸡,笑着说谁知道呢。黄少天看看白斩鸡,又想想自己没抢到的双皮奶,相信科学的唯物主义好少年决定把这一现象总结为喻文州独有的天赋异禀。


喻文州是蓝雨训练营的第一期试训生,在联盟三大奇迹之喻文州的荣耀巅峰之路上映前,一个热播剧目是蓝雨三大未解之谜之喻文州是怎么被选进训练营的。
事实上没什么谜的,不友善地猜测一下大概是为了噱头连功课都不做的典型了。
蓝雨训练营从成立开始就是公开招生的,喻文州以为这是荣耀职业圈的常识。
不是选进的,而是考进的。
和后来在训练营里很多次选拔考试一样,名字正悬在淘汰分界线的正上方一位。
恭喜玩家喻文州触发觉醒技能低空飞过。


喻文州出身于G市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从事于常规且正统的职业,家风姑且算是开明——前提大概是喻文州一直很“懂事”,由得他们展现不开明的机会不多。
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可能不是一条常规的道路,但成为一个知名网游的玩家却是大概率发生的事情。说起来喻文州的爸爸还是开服老油条,搞不好在久远的开荒岁月里某段竞技场之旅中还经受过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或者索克萨尔的洗礼。
喻文州把蓝雨训练营的开营招生广告拿到父母面前时他们没把这当成一个严肃的问题。
“那就去吧。”像是为了展示一个开明家长的基本素养,喻父答得很利落,“也算是丰富一下经历。”
在喻母开口反对之前,又增加了补充条件,“不过我看了入营要先测试,如果能通过,我们就不干涉你,如果通不过,以后都不许提这个事,怎么样?”
正值自我意识觉醒到爆棚的少年郑重点头,并默默记在小本子上——蓝雨队长对笔记的热爱由来已久,抛开没人看得懂这一点来说,这大概是个好习惯。


入营考试那天蓝雨大楼下人山人海,在门外等喻文州时喻母问喻父这算不算提前感受孩子高考的氛围了,喻父说可能是吧别说我还真有点儿紧张……
可惜真.高考的氛围最终是没机会感受了。
喻文州从大楼出来的时候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就是额头上鼻尖上出汗出得厉害。
“居然有这么多人来考,我还以为像我们这么开明的家长很少见呢。”喻母从包里翻出湿巾,递给喻文州擦汗。
“我跟你说了这游戏特别火。”喻父早期沉迷荣耀的时候还曾试图拉喻母陪他一块玩,喻母努力尝试了一段时间,然而晕视角实在是不可逾越之壁,于是后来陪他打游戏的成了喻文州。
喻父搭过手揉了揉儿子的后脑勺,低下头问,“感觉怎么样?”
“嗯,还好吧。”喻文州擦掉脸上的汗,半仰起头回答。
“看起来今天来了有上千人吧?”喻父问喻母。
“一千零七十二。”是喻文州接了话,“操作部分有排名统计,我看了一下。”
“还真不少。最后选多少人?”喻父接着问。
“一百人吧。”喻文州回。
“嗯,晚上想吃什么?”喻父问。
“白斩鸡。”喻文州答。
蓝雨队长是个长情的人,在各种意义上。


“我都在考虑儿子哪天要是跟我说要考美院我要不要答应了,结果我先听到的是他要职业打游戏。”喻父小声跟喻母嘀咕,倒不是一定要避着喻文州的话题,只是说出口就不自觉压了声线。
当然喻文州还是听到了。
喻文州从8岁开始,学了6年绘画,喻父以最离经叛道的设想来推测不过是儿子哪天突然宣布要投身艺术事业。做了相当多年心里建设的喻父预计自己会情绪稳定的面对现实。当然后者后来成了现实,尽管实现的方式好像哪里不太对。
王道系人生经历的顶端是“学而优则仕”,但接着往下排的话“艺术家”肯定在“电竞选手”前面。
何况他在绘画方面展露的才能,绝不像荣耀这般“剑走偏锋”。
结果是选了最不知所谓的道路吧。
喻文州突然停下脚步,引得父母也停步回头看他。
“怎么了?”喻母问。
“爸,妈,说的话算数吗?”喻文州的表情很严肃,包含某种孤注一掷的坚决。“我是说,如果我被训练营录取了,你们就同意……我加入训练营的事。”
后来长于谋划布局千里决胜的战术大师并不好高骛远,懂得给自己先定一个可以实现的小目标——比如说,当他个国家队长。
开玩笑的。


自荣耀职业联赛成立以来,蓝雨便以其奇行种般的姿态在联盟遗世独立。这支俱乐部自上至下包括但不限于经营管理、选手选拔、梯队建设、公会运营都传达着不走寻常路的决心,一度引起外界猜测蓝雨的背后老板其实是美特斯邦威。
作为产出了联盟半数奇葩选手的著名萝卜田,蓝雨训练营成型的时间甚至比一线队更早——开营招生的工作是从二区开服联盟宣布成立开始筹划的,到首赛季开始前的七月收到了最初的一期学员,而一线队的阵容,却直到八月中向联盟提交名单时才定下来。
发布招生启事,组织统一考试,最后是公示放榜,如果不是所有宣传品上都印着大大的荣耀logo,对外宣传这是“蓝雨私立中学”大概也有人信。


喻文州的父母在收到儿子的“录取通知书”时礼节性地激动了一下,而在看完官网公布的全榜单后各种层面上都心情复杂。
“介绍说是八月初先入营试训半个月,然后会二次选拔,”喻父一边翻着蓝雨的官网介绍页一边和喻母交流,“可能……开学前能回来。”
“……”听到这一结论喻母的第一反应居然是生气。
“职业电竞选手”在她眼中远算不上什么正道,如果喻文州被训练营淘汰,回来接着上学读书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样的发展甚至连亲子间可能由此而起的争议都规避了。
但是——不想在他看重的事上看轻他——大概是她对儿子独特的溺爱方式。
所以感性上,并不希望这个假设成真。
“我们来打个赌吧。”喻母突然笑着说。
“嗯?”喻父回头,茫然地看着妻子,“打什么赌?”
“就赌,文州能不能通过二次选拔吧。”喻母凑近电脑,手指在屏幕上敲了两下,“我赌儿子想做到的事情一定能做到。”
“如果他不想呢?”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包括职业去打游戏?”
“当然。”
这场赌约喻母大获全胜,而喻父等到喻文州“开学前回来”,已经是很多年以后了。

评论

热度(36)

  1. Yu沐Hane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