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全职高手——那些年他们都还没有拿到冠军的日子

onlyaguest:

写在前面的话:有人说,张佳乐的这两个后辈,唐昊和邹远,一个继承了他的运气,一个继承了他多年积攒的运气。脸黑的唐昊和好运的邹远,好像是百花未来神奇而美妙组合,突然很想写一下百花这两个未来。


角色属于蝴蝶兰,OOC属于我。


No.8 那些他们都没有拿到冠军的曾经


唐昊和孙翔有点像,又不完全像。


他是新生代的一个传说,一个靠着努力上位的励志传说。


当时百花顷颓,张佳乐追逐的一个人的疯狂,过度地燃烧了一把自己,拿着他六年荣耀生涯中的第三个亚军,已然萌生退意。唐昊一个冷板凳坐穿的家伙,与邹远这么一个强型去替代张佳乐的存在,其实是看不对眼的。


作为同期,有段时间,唐昊特看不起邹远。就是因为玩的是弹药吗,所以就可以接手神级百花缭乱,所以可以进军全明星?笑话。在唐昊看来,邹远就是个笑话。


唐昊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有一说一的主儿,但也不至于脑子里有洞,强行跟队内未来的核心闹掰扯,所以相而较之,他就有意无意地远离明明跟他算是同一届的邹远。


唐昊不是一个智谋与战略型的选手。但也一点都不面,不然真当以下克上是捡来的吗?林敬言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对手。


他的策略只有一个。加练。疯狂的加练。每天日常例行训练结束后,他都自己再加练两小时,周末没有训练安排就自己安排,再不行跟着工会去神之领域帮忙看看抢枪BOSS,只做不说,并不只是高他两级未来荣耀第一人的专利。


这是脑子少根筋的人最好的提升方法。虽不是孙翔那般天纵英才,却年轻,又肯付出旁人双倍三倍的努力,有什么理由不可以同样站在荣耀的最高处?第一流氓,这是一个他应得的称号,虽惜林敬言之江山换代,他却无愧于任何人。


从第七赛季开始,转会已然成为了一件并不是如何不能接受的事情。联盟的发展愈发完善,那么换一个环境或许又是更好的机会,联盟将职业选手的“职业”二字,愈发完善地显露出来,而在这一个舞台努力已经越来越受到认可,不需要像远古的大神一样,离家出走才能得偿所愿,也不必如远古大神那般,批上另一件战袍就让人完全不能接受。


那是他在百花的最后一个晚上。


少年心性,不舍肯定是有的,留恋也是有的,毕竟是他认真奋斗了两年的所在,然而这完全不影响他野心勃勃看向前方,去闯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他的努力与拼搏让他离开了冷板凳,而呼啸看到了他,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给他一个队长,给他一个名至实归的第一流氓。


曾经他经常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室的人,训练室是整个百花他停留得最长久的地方。于是那一晚,他依旧鬼使神差地在早已结束了训练后,想要回到那冷板凳的两年,他最长一个人呆着的地方,算是这个马上洒脱要离开的少年最后的纪念。


然后,他就在拐角处,看到本该漆黑一片的训练室,灯光隔着厚厚的窗帘,并没有熄灭。


邹远抽着鼻子背对着门,坐在张佳乐曾经的位置上,做基础训练。看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又刚哭过。


嗯,邹远爱哭。张佳乐决定要走的时候直接哭了出来,他转会签订好合约的时候,好像眼睛也红过。虽然他觉得这没什么好哭的,他和这人也没什么交情,不过看到红着眼睛的人,终究也不愿意太硬着心肠去想这人。


百花环境其实很宽松,训练室的钥匙每一个正式队员都有,他一般是训练结束了一直多加练两个小时,一个人锁好门再去健身,然后早些睡明天早些起来。


所以知道现在,他才恍然察觉,现在这个时间,刚刚错开他一般加练结束。他似乎在过去的两年的日日夜夜,似乎错过了什么。


努力的人往往拿同样努力的人是没辙的。


他默默地转了身,突然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或许都不像单纯看到的那样。嗯,邹远吗,场上见。


他们明明可以并肩作战的时候错过了对方,然而等到真正认识对方的时候他们已经要作为对手立于两端。


不过不要紧,反正我们都在前进。


场上见。


 此时,百花与呼啸的第一个冠军,分别还有七年与八年。

评论

热度(22)

  1. Yu沐onlyague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