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剑与诅咒】滤镜3

Feather羽湘凉_再见K11: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古之圣贤这样教导我们。
“毕竟天才都是哪里不太对劲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训练营开营是在8月1日,而天降系男主角黄少天来报道是在8月5日,分明没有差几天,却无疑是一种“特殊对待”了。
在这种地方计较所谓公平也并无意义,天才特权,是生下来就公平不了的东西。
后来闻名全联盟的蓝雨食堂此时还在施工建设中,来试训的小选手可以自行选择住宿或是“走读”。
蓝雨作为联盟第一个正式开放的训练营也吸引了不少外地小朋友,会选择住在俱乐部的也几乎都是这些外地小朋友。之所以用“几乎”是因为这里有且仅有的一个例外——土生土长的G市居民黄少天,也报名了住宿。
“所以才只有一点行李啊。”喻文州在第三次看到黄少天拉着他的小行李箱走出俱乐部的时候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但是背个书包不就好了吗。”
识人通透是一种能力,不论人长短是一种美德,而喻文州于此道堪称德才兼备。
所以他也就是自言自语罢了。
虽然他也只能自言自语罢了。
“说起来,他生日快到了啊。”倒也不是有意关注,只是报到的时候黄少天无意中说到马上要过生日了但是回家的话说不定要吵架——结果名义上“住在俱乐部”却在第一天训练结束后就拖着箱子溜出去了——算是“记性太好”带来的不大不小的麻烦。


并不讨厌。虽然此处应“可是,这又关我什么事呢”然后云淡风轻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这个“麻烦”并不让他讨厌。


黄少天生日那天魏琛给他放了个假,理由是黄少天吵得他脑仁疼,无法专注于重要的战队建设事务,遂驱逐黄少天回家一天说够了再回来。
那天早上喻文州走进蓝雨大楼的时候正与风一样的熊孩子擦肩而过。
他应当是说了些什么的,但是说得太快也跑得太快,喻文州来不及分辨。侧身目送他走出俱乐部,喻文州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距晨训还有2分钟,要用跑的了。
踩点儿进了训练室,发现导员还没来,姑且算是“同学”的同龄人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发生在各处的窃窃私语交叠在一起,翻搅成凌乱的背景音。
黄少天不在的训练营,失去了音量的制高点,倒是每一个发声源都成了干扰项。
喻文州安静地走向他排在墙角的座位,放好笔记本,打开模拟软件。
早期的模拟软件是在联盟组建阶段同步开发的,内容简单粗暴,多是针对连续操作和反应能力的强化,设计上据说参考了几位“一定会成为职业选手的网游大神”的操作习惯,开启页的“特别鸣谢”上挂着几个熟悉的账号名,索克萨尔也在其中。
“今天是,忍者和术士。”喻文州在本子上将这两项划上勾,开始今天的计划练习——虽然先前在游戏里也尝试过不同的职业,但竞技是另一个层面,来到这里等于重新开始,在中旬的二次筛选到来之前,喻文州计划先把所有的职业上手一遍。
吵吵嚷嚷中第四次从炮塔上跌落,喻文州放下鼠标在本子上写画了一些内容。在第五次登塔之路开始前,训练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是导员来了吧,喻文州想。迟到了半小时。
但是,想错了。
“嚯,今天小祸害不在安静成这样啊。”是魏琛的声音。
喻文州抬起头看向所有目光的终点,神一样的蓝雨初代队长既没有在训练室抽烟,也没有留着凌乱的胡茬,他看着播种未来的土地,眼中有斗志与希望。
“今天吴老师临时有事,大家自己练习吧,说不定晚会儿有好事儿哈~”魏琛说完,摆摆手便走出训练室。然后混杂的人声又处处响起,喻文州终于换了一个训练项目,
一点也不安静。
喻文州看着载入读条,决定起身去接一杯水。

评论

热度(16)

  1. Yu沐Hane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