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蓝雨建队史】和你没完1

Feather羽湘凉_再见K11:

是索夜没错(你滚)
CP可能是喻黄……吧
但本质是一个黄蓝雨或者蓝雨黄的故事……大概


————我是蓝雨对你来说算做什么分割线————
黄少天(自认)是一个冷静矜持理性克制正直善良诚实勇敢的新世纪模范好青年。
一个飙起垃圾话来骚断腿的好青年。
一个飙起垃圾话来骚断腿但鲜少真情实感的好青年。
鲜少的另一个意思是不是没有。
黄少天鲜少的真情实感一大半给了荣耀,对荣耀的真情实感一大半给了蓝雨,对蓝雨的真情实感——一大半是从骚断腿的垃圾话开始的。
在为英明神武的剑圣所封印的黑历史时代,年少轻狂的夜雨声烦还是荣耀大陆上知名的野外boss团见愁,某次去聊骚蓝溪阁的boss时马失前蹄被当时还是猥琐流宗师的索克萨尔“请君入瓦”,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了一番之后被一记诅咒之箭送回了复活点。
“我和你们蓝溪阁没完!”这是夜雨声烦回复活点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黄少天在世界频道连刷了三天。
一区的吃瓜群众们一时不知道该给夜雨声烦点蜡还是给蓝溪阁点蜡。
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发现应该给自己点蜡。


二区开服的宣传片信息量极大,除了新区新人福利介绍外,还公开了角色等级提升、职业觉醒任务和职业联赛的筹备计划。
数月之后,一区人民却迎来了另一则震动人心的消息——“玩家夜雨声烦,加入了蓝溪阁公会”。
“哎哟,有意思了。”彼时的第一公会,嘉王朝也未能免俗地在讨论这个话题,荣耀教科书瞥了一眼公会频道,磕掉烟灰,抬起手肘捅了捅坐在隔壁的少年。“苏沐秋,看一眼公会。”
“叶秋你妹啊!”苏沐秋刚走出散人不能升级的巨大打击,正化悲愤为力量全神贯注地调试着沐雨橙风的手炮,精神高度紧张之中遇到突然袭击,着实吓了一跳,龇牙咧嘴地冲着叶秋吼,“吞日要是升级失败了我就拆了你的却邪!”
“哦,”叶秋吐出一个烟圈,懒洋洋地回道,“随便啊,反正你拆了也得装回来。”
“……叶秋,”苏沐秋关闭了武器编辑器,深呼吸,心平气和地转过身面向叶秋,“叶秋同志,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做人要点脸?”
“我又不靠脸吃饭。”叶秋按灭了烟头,手掌托着腮偏头看着这位经常被夸“长得好看”的朋友,“不像你。”
“呵呵。”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倒是切去看了公会频道,“夜雨声烦加了蓝溪阁啊。”
“嗯。”叶秋点头,敲了敲屏幕上的账号名,“这小孩儿有点儿意思,蓝溪阁也有点儿意思。”
联盟的筹备期混乱而热闹,诸如嘉王朝和霸气雄图为了一个元素法师打了三天公会战,最后这位元素去了皇风,或是中草堂的主力牧师被烟雨阁悄咪咪地签走了之类的事时有发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蓝溪阁这样的公会引进个把强援原本算不得什么新鲜事,但这个强援是夜雨声烦,这就很有趣了。
夜雨声烦,55级剑客,橙武光剑碧落,爱好在大公会推野图boss时现身骚扰,意识淫荡,走位风骚,时机把握能力逆天,善于最后一击收割人头,因抢boss数度被蓝溪阁精英团围追,后在世界频道公开向蓝溪阁“宣战”。


黄少天言出必行,说跟蓝溪阁没完就跟蓝溪阁没完——虽然那时已经不是“你们蓝溪阁”了。


夜雨声烦和蓝溪阁的“斗争史”源远流长,在职业联盟宣布建立之前魏琛虽然很欣赏这个小剑客但并没有一定要招致麾下的想法——游戏只是游戏,有这么个捣蛋鬼三不五时的来添个乱也是一种乐趣。
成为职业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荣耀开服的第二个新年,黄少天忙着做节日任务而魏琛忙着和注资方讨论成立俱乐部的事宜,夜雨声烦和蓝溪阁姑且达成了短暂的相安无事。
没有了熟悉的世界频道嘴炮互刷,一区玩家们一度非常……欣慰。
当年的新年任务为期十天,夜雨声烦在前9天都稳定地排在榜单前十,而第十天却落到了二十名开外——最后一天的主任务“新年祝福”,要求驱逐“年兽”和保护村子里的小孩儿,保护的方式是替他们挡住“年兽”的攻击,上限两人组队,以承伤量和治疗量计数排名。
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胖虎。黄少天想。
笃定着不知道哪里看来的“群居会降低人的强度”,并坚信“独行侠很酷”而常年一人来往荣耀大陆——材料装备基本靠给别人公会捣乱抢最终击杀来的风流剑客夜雨声烦,组队?同伴?不存在的。
于是黄少天就很气,觉得这游戏是在针对他。
一个血低皮脆还没有绑定治疗的剑客,幼小、可怜,又无助……
——个p啦!
大风越狠,我心越荡,黄少天翻了一遍任务,毅然决定去跳浮桥。
“浮桥”是当日积分奖励第二高的任务,任务地点在荣耀大陆西南的雾月丛林。
雾月丛林是和二区同时开放的新地图,50-55级的练级区之一,设定上一片毒物横行的永夜之地,毒虫毒草散发的瘴气弥漫在丛林上空,穿过茂盛的枝叶间隙能看到深蓝色天空上悬挂着惨白的月亮,偶尔被云层遮蔽,丛林便更暗下一分。北侧的红树林包裹着沼泽,沼泽上空悬吊着巨大的索桥,因为“年久失修”,索桥上的踏板掉落到沼泽中,便组成了一道“浮桥”。
“浮桥”任务的目标是找到散落在雾月沼泽的32颗“美人泪”,带回主城交给不知为何被困在塔楼上的“珠宝商人”

收集类任务,平时的话黄少天大概不会多看一眼。
但是在找人组队和自行跑路采集之间,黄少天还是选择了后者。
和地图一起开放的还有三个55级副本和一个野图boss,目前50人副本的关底和100人野图boss的首杀都还在,运气好的话……心里打着小算盘,黄少天便心情很好地朝西南去了。
来做这个任务的人不多,一是任务回报没有“新年祝福”高,再者就是雾月丛林实在是一个“危险区域”——除了怪物等级较高,场地自带的持续中毒状态也很让人头疼。
黄少天给夜雨声烦换上高毒抗的配饰,三段斩开路进了丛林。走位避开红名的毒虫们,来到雾月沼泽没有花太长时间,沼泽中翻腾着黑色的气泡,浮出表面便爆裂开,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浮桥”一片片散落其上,被爆开的气泡推来推去。
“所以把珠宝藏到这种地方到底是个什么脑回路啊。”黄少天调转夜雨声烦的视角,看着不怎么让人高兴的场景,自言自语地吐槽。
等到一片浮板被气泡推近,夜雨声烦一个加速跳跃落了上去。深色的沼泽里有几处明显的反光,就是“美人泪”了。夜雨声烦以剑为桨划着浮板在沼泽里穿行,小心地避开气泡,还算顺利地回收着这些珠子。
最后一颗“美人泪”到手,夜雨声烦三段斩上岸,最后一步,收招落地的瞬间,六道蓝紫色光柱从天而降,将他笼罩其中——术士控制技能,六星光牢。
“靠!”黄少天骂了一句。几日不见他可没忘了那个猥琐的术士索克萨尔,这么“刚好”的一招,倒像是那位蓝溪阁会长的手笔。
索克萨尔穿着黑漆漆的长袍,兜帽遮住大半张脸,只有银色的长发被风吹开,告知着观察者你看到的不是一块会走路的煤……
被锁住的时间是6s,如果硬吃索克萨尔一套爆发大概会下30%的血,但是没有其他人协助的话,不可能无限控制。
只有他一个的话,能逃。
1秒、2秒、3秒……
时间过去一半,而预计的切割术、击魂术、诅咒之箭都没有出现。
“掉线了???”黄少天发了一个文字泡。
“小鬼,你多大了?上初中了吗?”魏琛则是直接开了游戏语音。
“什么叫上初中了吗!我都初二了!”黄少天喊到。
变声期的公鸭嗓原本就带些喜感,加上回话的内容,硬是把魏琛逗笑了。
“哈哈,挺好挺好,中二的符合年纪!”魏琛说。
“你你你……臭老鬼说谁中二呢!”黄少天气道。六星光牢的效果已经过了,而后续并没有其他技能丢过来,夜雨声烦跳到索克萨尔的施法范围之外,戒备地盯着对面的术士。
总不能是专门来找他聊天的吧。黄少天想。索克萨尔怎么说都是大公会会长,虽然“新年祝福”这个活动对术士这个职业也不太友好,但收益率总归比来这儿高。
当然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索克萨尔出现在此地都显得十分闲的胃疼。
“哎呦,还不乐意啊。行吧,不中二的初中二年级小朋友。”魏琛说。
“你……有事没事啊!没事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我要回去交任务啦!”黄少天大叫。
“有啊。”此时夜雨声烦身上并没有debuff,想“逃走”的路线也一片开阔,那现在没走就是并不想走,于是魏琛更想逗逗他了,“好事儿,做梦能笑醒那种。”
“比如索克萨尔从荣耀大陆上彻底消失?”黄少天回击。
“咳……小伙子想法很危险啊。”魏琛摸了摸鼻子,开始说正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蓝溪阁?”
“开什么玩笑?”黄少天觉得这老鬼是拿他寻开心来了。
“不开玩笑,我们蓝溪阁就需要你这样没节……那啥,身怀绝技的人才。”魏琛说。
“说出来了……根本就说出来了啊!谁给你的勇气说别人没节操啊!”黄少天吐槽到。
“总之,蓝溪阁需要你,你来不来?”魏琛说道。
“可是加入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黄少天问。
“那可就多了,”魏琛点了一支烟,开始收钩,“比如说吧,蓝溪阁有个玩的还不错的小牧师今儿刚好也还没做‘新年祝福’。”
“……区区一个新年任务而已。”黄少天说。
“也是,蓝溪阁也就是有个能排全服前三的区区公会仓库,没事打打区区野图boss,”魏琛说着,突然操作索克萨尔向夜雨声烦的方向疾跑,施放了一个混乱之雨,“还有全服不超过五把的,区区银武而已。”
黄少天看到索克萨尔动起来的瞬间操作夜雨声烦后跳,堪堪避开技能,但是也注意到了索克萨尔手里那把枯骨一样的手杖。
施法距离……比上次又增加了一个身位格啊。
“那夜雨大侠愿不愿意来扶个贫啊?”魏琛说。
“唔……”
黄少天是什么人啊?区区威逼利诱软磨硬泡而已,当然是选择——就范了。


以上,就是后世传书《蓝雨建队史》之《剑圣的传说从此开始》中,被“前略”的故事。

评论

热度(17)

  1. Yu沐Hane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