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全职高手——那些年他们还没有拿到冠军的日子

onlyaguest:


No2。 那些他们都没有拿到冠军曾经


微草和蓝雨是宿敌,这是整个荣耀几乎公认的事实。
然而,就职业选手而言,其实蓝雨的剑与诅咒与微草的魔术师关系却是有点微妙的好。
他们第一次认识还是在第二赛季。那个时候魏琛状态下降已然离开了蓝雨,这大约是蓝雨最艰难的时光了,那个夏天蓝雨止步八强。一个是 赶着职业选手手速的死限打败了曾经队长的人,一个是蓝雨建立之初就着心培养的未来,即使都还没有出道,方世镜非常自然的带着他两去看那蓝雨错过的战场,荣耀最高水准的战场。然而他们都未曾想到,如此恰巧地坐在他们身边的,竟会是未来十年,他们的宿敌。


那个时候繁花血景刚出道,带着新鲜的硝烟味糊了所有人一脸。这一对新人组合,也是第一对以组合出道的新人,轰轰烈烈的来了,轰轰烈烈的倒在了半决赛,也在所有人心中留下了一个危险的信号。
那场半决赛韩文清暴力而豪迈地阻断了百花的征程,虽然很精彩,然而毕竟不是今年的重点。


霸图对嘉世。这才是当年,那最为荣耀的巅峰。


拳皇,斗神,究竟谁能摘下最后的桂冠。
在竞技的舞台,真正的盛宴,被所有人认可的最高征程,就是决赛,就是冠军。


霸图惜败,所有观众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叶之秋那杆却邪决定胜负般的最后一击。龙抬头!这个技巧从此也载入荣耀史,成为了叶秋的一个标志。


然而,所有的职业选手,却都将目光投向了,藏在一叶之秋身后,几乎都快被遗忘的,气冲云水。


没有那个刁钻到极点的捉云手,被拳皇的拳法家零距离近了身,就是斗神也无法那样洒脱,别说最后那个龙抬头能不能打中,连击怕是都不会开始,只能维持之前胶着的交换状态。


然而气冲云水是什么时候站到那里去的?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同嘉世打过团队赛的人都知道,最可怕的不是被一叶知秋一下子打到爆,因为叶秋虽强,同是职业选手不可能没有还手之力;而是明明先前还可以的局面,气冲云水这个之前完全没有存在感的角色一出现,所有的节奏就突然好像被膈应了一下,磕绊一下,然后一叶知秋就放飞了自我,自己的队伍突然一下子就跟不上了。


“好险!”


跟在林杰队长身后来实地灼一下真实的决赛,下一赛季就要正式出道的王杰希忍不住低声叫出了口。然后,他竟觉得自己的声音似乎产生了回音。不,不是回声,念头刚一转过,侧脸间一双大小眼就对上了一幅温良得很的眉眼。


那时候一叶知秋遮影步绕了背,还是被经验同样老辣专正面刚战斗法师的大漠孤烟抓住,而这时气冲云水一个斜拉从一叶知秋后面闪过,卡了一下大漠孤烟的走位,一叶知秋顺利绕背。时间卡得非常凶险,但是连击没断。


两人相视一愣,又笑了笑,各自转回了头继续看着台上的比赛。


当时还年轻得不似之后收敛得跟成了仙似得王杰希用那一对大小眼眯着眼睛看回放时候藏在一叶知秋身后的阴影,似是自言自语地笑起来:“要是我来做,我能再把角度偏过去一点,明明可以隐藏得更好的。要么根本用不上遮影步,普通攻击带旋也是可以的。
 


那温润的青年又侧过脸来,笑了一笑:“哦?普通攻击带旋的吹飞效果是一样的吗?这倒是有趣。不知道是不是叶秋疏忽了,的确是太凶险了,双方都是。但是看气冲云水之前就在向一叶知秋这边靠,不管这一下是不是有预谋的,整个局势重点判断的非常的好。所以说气冲云水才是整个嘉世团队赛最让人防不胜防的存在吧。”


王杰希听到这里倒是怔了怔,大部分选手主要会从技术上来读某一个或者几个转折点,但是身边这位这阅读比赛的能力似乎完全高于阅读操作技巧的能力。


有意思。


 


王杰希冲那人礼貌地点了点头,正想开口说点什么,一个带着活跃而清亮的声音插了进来:“文州文州,你说会不是是叶秋知道气冲云水一定能赶上,所以才这么嚣张?”


闻言王杰希又是一愣,如果这样的表现是因为相信队友一定能赶到而有恃无恐,那这就根本不是个技术问题,这是个凶残的机会,不伤敌,就伤己。


那是另一个少年,不似邻座的少年那样沉稳温润,跳脱中又带着狡黠。


 


“微草,王杰希”他伸出手,“很期待在赛场上碰到你们”。


那个温润的少年弯弯眉眼也伸出手同他交握,这是他们未来一百次握手中的第一次。


“蓝雨,喻文州,黄少天。”


 


比赛回放着一叶知秋的龙抬头,王杰希抬起头看那大屏幕上比赛定格的刹那,跟着林杰起了身。他回过头来,那双大小眼里好像盛着星光一般亮起来,带着战意冲那两人再次点了点头:“蓝雨吗,我记住了,那么明年赛场上见吧,两位。”


 


喻文州只是笑着冲他摇了摇手,并没有回话,所以王杰希也并没有听到当年说话还并没有完全以量取胜,质也不错的黄少天回过头来同喻文州最后的话:“诶这家伙可以啊,脑洞多大普通攻击带旋操作啊,你说我们要不要告诉那个大小眼,咱们是明年才出道啊?”

评论

热度(18)

  1. Yu沐onlyague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