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全职高手——那些年他们都还没有拿到冠军的日子

onlyaguest:

No7。 那些他们都没有拿到冠军曾经


林敬言第一次见到这个被从蓝雨训练营挖来的,作为自己继任者的少年,其实特别想笑。
那少年跟个猴子似得,一双明明不算太大的眼睛瞪得溜圆,滴溜溜的转着煞是有趣,又透着几分让好孩子恨得牙痒痒那种孩子王一般的狡黠。
那时候我们青春与儒雅并存的好孩子,林·学霸·第一流氓·敬言,用他潜藏在深深温柔表象下的那点儿腹黑与阅历,给这个未来的继承者盖了个章,这绝逼是个不安分的家伙。不过,很有趣的孩子。
方锐家里是做生意的,所以父母也不怎么拘着他,他想去训练营,趁着暑假就让他去了;结果被呼啸挖走合约摆在眼前,方爸拿着合约上下打量好几回确定不是什么黑心商家要坑了他们家娃去黑煤窑,方妈就拍着他脑袋问他是不是真想去,看起来还是安全的,呼啸么,再怎么说好歹是个本市,要是被骗了你妈就冲进去把你救出来。
方锐虽然日后在联盟风生水起忽悠记者一套一套的,当时刚从训练营里被人提溜出来,满心满眼的都是兴奋劲儿,哪有那会儿什么屁全明星风采,抬起头转着眼睛打量着未来东家的一切,就跟那个长的好学生标配的第一流氓对了个脸。
通常来说,好孩子跟坏孩子都是天敌,坏孩子看不上好孩子作秀一样讨好着家长老师,好孩子瞧不上坏孩子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结果方·调皮捣蛋·孩子王·锐直面那个自己追过的比赛里打得阴损又放飞的流氓竟然是自己天敌的模样时候,整个人都是木的。啊喂这是什么设定,你们卖假安利吗?这么狂拽酷炸的流氓居然是这个戴着眼镜斯文的不像话的小白脸打出来的吗?驴我呢吧啊?
他觉得自己当时应当是过于震惊以至于这几句话都写脸上了,于是林敬言只是推了推眼镜,笑得愈发温柔,不着痕迹将什么收回了口袋里,笑了笑摸摸他的头:“方锐是吧?欢迎来呼啸,以前玩气功师是吧?卡带来了吗?”
当然没带。蓝雨训练营已经蛮正规了,账号卡都是那边提供的。那时候呼啸还不算个老牌豪门,没啥能力自己开训练营,才把主意打到蓝雨微草嘉世这三家的训练营里去捞人。
方锐腹诽着,却凭着野兽一般的直觉乖乖的没接话。给他指了个位置,问好了惯用的外设,林敬言左右憋摸憋摸,然后从个抽屉角落里拎出一张不起眼的卡片,还细心地放进他的手心里,那言语是一个温和有礼:“你这孩子咋来了都不带卡呢,这张也不知道啥职业,你先凑合玩着熟熟手,一会儿的抢BOSS去,不然装备部那边怎么给你做装备啊是吧?”
那张不在任何人预计之内的账号卡就是一张盗贼号。
训练营正规出来的,方锐怎么说二十四职业都会一点儿,虽然训练营玩的是气功师,好歹也知道呼啸把自己签过来是想接第一流氓的班,来之前自然有私下练过流氓,谁知道来呼啸第一天,顶着一张盗贼卡被丢进工会抢BOSSS去了。
刚开始自然是有点不顺的,毕竟网游的环境乱的很,乱拳还打死老师傅呢,拿着自己不算精通的职业,难免的也有个磕碰。林敬言想逗逗他算了,人小孩也不容易,正想着把早就准备好给方锐的流氓卡从口袋里拿出来,抬头却看见方锐戴着耳机专注地盯着屏幕,左手小心翼翼敲着键盘,右手操作干净利落:“差一点,还差一点,那什么,马踏西风前辈,你左边点给我留点空间,让我试试。”林敬言这会儿绕了背阻了一下BOSS杀到一半才来消息的霸气雄图,再看屏幕上,马踏西风隔着不远站着皇风的工会指挥。
一个非常精准的舍命一击,然后林敬言就看着那个从账号卡到账号都看起来挺破烂的盗贼收割了皇风指挥的血线,又极其猥琐地钻进了人家努力拉着怪的骑士之后寻求保护。
已经捏着口袋里那张账号卡的手最终没有将它拿出来。林敬言只是笑笑,带着工会的干部冲上去,将那个残血的盗贼掩护了下来。
每次方锐想到那次和林敬言的初见,恨不得以头抢地以哀悼自己过早就逝去的一世英名。其实这不能怪他,林敬言这种场上场下的反差萌目前是独一份儿,那会儿周泽楷还刚跟轮回签合约都没打过比赛呢,而整个联盟第四赛季新面孔太多,一个看技术的游戏,又不是迷妹,没怎么仔细打量过操作者的脸也蛮正常,毕竟方锐的偶像又不是林敬言,你看NBA也不会认真去分辨一个你不粉的队里的人长啥样啊。
“我都听后勤的大哥说了,不是啊老林,我都不知道你是个这么小心眼的家伙啊,明明给我准备好了流氓号,就因为我表情,咳··不太严肃,你就这么玩儿我?”知道这事儿后已经是他两犯罪组合都快成型了,方锐那会儿刚练完了爬坡,用胳膊肘捅了他坐在他身边的林敬言。
林敬言八风不动又做了一套练习,看都没看他一眼,自己慢慢做了一组手操:“方锐大大你玩盗贼不是蛮好的吗,我这可不是为了不扼杀你潜藏在表象之下的盗贼天赋吗?”
所以说真正可怕的不是好孩子,也不是孩子王,而是那种长着一张好孩子的脸,切开是黑的那种人。整个联盟有一数一,喻文州算一个,江波涛算一个,隐藏的最深的一个,就是林敬言。

评论

热度(21)

  1. Yu沐onlyague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