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蓝雨】归去来

换壳翻车鱼:

本来是一篇G文,但那个本子糊了外加主催杳无音讯,就放上来。根据文档日期显示,本文完稿于2016年9月22日。


现在看以前写东西感觉好矫情啊……虽然现在也还是好矫情。


可能再写个林杰回微草的姊妹篇,想看的留个言?


没人就懒得写了x


  
 
 
 
归去来


十二赛季,G市。


魏琛没有把自己回蓝雨的行程告诉任何人。看完了G市主场的最后一场总决赛,他就悄悄跑了回去,凭着以前多年的交情和两包黄鹤楼,刷脸进了蓝雨俱乐部的大门。其实他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要回来。或许是离开太久,单纯想再进去看一眼。


当然,在训练营周围转悠的时候被学生当成不法分子举报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卧槽魏老大?你怎么在这儿,要去哪里,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让我们去接一下,他们说的不法分子就是你啊?”闻讯赶来的黄少天一脸错愕。


“放屁!”魏琛骂骂咧咧地掩盖心虚,“老夫来视察工作,不行啊?”


“那你来宿舍视察,顺便看看我们的庆功宴。”黄少天不由分说拽着魏琛就往回走。


所谓“庆功宴”由一堆啤酒香槟零食组成,就摆在喻文州的房间里。蓝雨队长很有先见之明地把衣服物品什么的打包塞进了柜子,然后淡定地看着自己的床被一群成年的熊孩子霸占。魏琛进去的时候徐景熙刚打开一瓶香槟追着郑轩往门口跑,结果郑轩脚下一滑摔倒,大半瓶酒全喷到魏琛和黄少天身上。


“哎哟我手腕好像扭了。”郑轩叫道。


“扭了就扭了,反正你丫刚宣布退役。”徐景熙锲而不舍地把剩下小半瓶往郑轩头上浇。
 
 
“魏队,这边坐。”喻文州招呼着,一杯酒很自然地地塞到魏琛手里。


“魏老大你别跑啊!以前我就听说你很能喝,今天PK一把?”黄少天举着酒杯冲过去,豪迈地一饮而尽,“满上!”


结果五分钟后他就不行了:“队长魏老大你们别晃啊我有点晕……”


“是时候发动群众的力量。”喻文州笑着把黄少天撂床上,“郑轩来带个头,我们依次敬一下魏队。”


“喻文州你小子心脏啊!”


“谢谢夸奖。”


“不客气,我先来吧。”


魏琛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平时喝酒没有那么爽快,今天却好像莫名有些心慌,非得靠喝得猛一点才能压得住。心里有点还是犹豫,年轻一代在庆祝胜利,他一个初代队长莫名其妙地出现;就像老爸看着儿子开午夜party一样,尴尬说不清道不明。


“放心吧魏队,他们不会因为你在就拘谨的,不会像林杰前辈在微草那样。”喻文州忽然说。


“林杰?”魏琛一愣,过了两秒才想起林杰闲聊的时候好像提过,说是想悄悄回战队看一眼未遂被以王杰希为首的微草全员列队欢迎。光战队队员就算了,还包括技术部、公会部、后勤部……


“卧槽千万别!”魏琛打个冷战,忙抬头看看房间里其他人。酒精的作用已经显现出来,宋晓开始绕着桌子一圈圈地转,李远抓着一袋薯片哈哈哈地不知道在傻笑什么,郑轩一杯酒一句压力山大啊老子忽然舍不得退役了,徐景熙大喊着队长以后比赛能不能老放生我我明明是个治疗。唯一没被允许喝酒的是卢瀚文,正无比哀怨地看着杯子里的果汁碎碎念。


“这样就挺好。”魏琛粗着嗓门哈哈一笑。


职业选手平时不沾酒,偶尔放飞自我没理由还不喝醉。N年不沾酒精的一群大小伙子干掉手里的一瓶又一瓶,到后面简直就成了群魔乱舞加鬼哭狼嚎。相互之间折腾够了,就调转枪头集火老队长。


“魏队,我敬你一杯。”


“魏队,我也……不行你上一杯还没喝!”


“老队长倒满啊,不能耍赖!”


魏琛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只觉得脸上渐渐热起来,而且似乎眼眶也有点发热。魏队,老队长,他好一阵恍惚。在公会里混了两年,听人叫老魏叫前辈叫魏老大叫惯了,现在他又成了“魏队”……只有在蓝雨,他才是魏队,而且永远是。


蓝雨,再怎么变,都会在开头刻下他魏琛的名字。
 
 
狂欢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宋晓猜着拳睡着了,一开始就睡过去的黄少天又醒了,郑轩喝多了趴在桌子上说想吐,徐景熙东倒西歪地拽他去洗手间。


“魏队,再去看看蓝雨吗?”喻文州问。


“去。没看出来啊文州,这么能喝。”魏琛一边摇晃着地站起来一边感叹人不可貌相,他这儿都有点晕了,喻文州居然清醒得好像一点事也没有。


“谢谢。”喻文州微微一笑,拉起刚睁开眼睛的迷茫的黄少天,“我陪你去吧,魏队。”


黄少天:???


喻文州又微微一笑拉住卢瀚文:“好像认错了。魏队,我陪你去吧。”


卢瀚文:“队长你确定我有那么老?”


魏琛:……


又折腾了一阵,在终于让喻文州接受“自己醉了”这个设定后,跟魏琛逛蓝雨的人选确定为黄少天和卢瀚文。魏琛本来说不用,但黄少天坚持认为就这样放任魏老大出去逛他一定会迷路。


“开什么玩笑,这里可是蓝雨!”魏琛说。


“对啊。”黄少天点头,“但老鬼你十年都没来过了。”


三个人摇摇晃晃往外走,只是苦了卢瀚文,困得不行了还要给身后两个家伙带路。


“训练室到了……”卢瀚文打个哈欠,在往常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训练室变成这间屋子了。”魏琛掏烟,掏火机,看一眼禁烟标志,又把火机塞回去。


“抽吧,反正没人。”黄少天说。


“还有荣誉墙。”魏琛往里走,点烟,深吸。


“包括历代正副队长。”黄少天看着墙。


“这里又要再添一个了。”魏琛指指展柜,里面是一枚金晃晃的奖杯。


“嗯。”黄少天说。


喝多了的黄少天话意外的少,喝多了的魏琛莫名地正经。气氛太沉闷,这样的画风跟这两位都不怎么搭。


“魏老大,”黄少天看上去没有刚才那么开心,“我好像有点能理解你当时的感觉了。”


“什么感觉?”魏琛问。


“状态下滑。”黄少天说。


“啊?”魏琛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十二赛季已经结束,黄少天也早已不是那个满世界抢Boss的毛头小子,而是一名出道九年的老将了。这一赛季的夜雨声烦操作上虽然还没什么纰漏,但垃圾话数量的确明显下降。


“你小子不会也想着退役了吧?”魏琛说。


“怎么可能,本剑圣刚拿完冠军手还热着呢怎么可能就不打了。”黄少天恢复了往常的神气,“小卢!”


“啊?”卢瀚文抬头。


“夏休加把劲赶快成熟啊,打败微草刘小别!”


“知道了,黄少你最近怎么老提这个,好烦哦。”


“咳咳……”魏琛在那边毫无防备地被烟呛了一口。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


“少天你还要再加把劲,赶快成熟啊!”


“知道了老鬼,干嘛每天都说一遍,好烦哦!”


黄金一代普遍进入职业生涯后期。而蓝雨稳定了五年的阵容,也终于要随着郑轩的退役,渐渐步入下一个时代。


时光长卷,蓝雨还是蓝雨。


然而,连他们,都要老了。
 
 
当晚魏琛留在了蓝雨,住在黄少天的房间。黄少天则去霸占了郑轩的房间。你说郑轩?趴在喻文州房间的地毯上呢。第二天中午,折腾了半夜的蓝雨队员才姗姗醒来。


“起来起来压着我胳臂了……好麻!”李远甩着手。


“我说怎么老觉得有东西胳着。”徐景熙揉眼睛。


“好冷……阿嚏!”郑轩彻底清醒。


“所以是谁把空调调到了十八度?”喻文州幽幽地说。


魏琛是在当天下午离开的蓝雨。离开之前,他被喻文州再次请到训练室,看了看索克萨尔。登录的时候魏琛手抖得厉害,居然半天没把卡刷进卡槽里去。


“魏老大你不至于吧激动成这样,是不是特别想念在蓝雨战斗的日子啊?那就别在兴欣那儿干了来蓝溪阁吧,我跟春易老打招呼。哦对了来的时候别忘了顺手黑点材料。”黄少天嚷嚷着。


“去去去,禽兽啊,你以为老夫是那样的人吗?”魏琛总算登录了游戏,分出精神来说垃圾话。


“难道不是吗?魏老大啊你想想,你给兴欣抢材料人家顶多记得你是个退役的老家伙,你给蓝雨抢材料人家可会记得你曾经是队长啊。而且蓝溪阁的会长副会长都一如既往地尽责可爱富有人格魅力……”


“少天你真是一如既往地吵。”魏琛故作严肃。


“因为我相信魏老大一如既往地无节操无下限。”黄少天认真地说。


最后,魏琛也没有答应什么转公会的相关事宜。倒是喻文州拿出一张帐号卡:“魏队,这是公会的一个小号,术士“风水闲人”,算是在蓝溪阁半核心的位置吧。你什么时候想回蓝溪阁看看,就什么时候用他吧。”


“送我了?”魏琛有点意外,“不怕我当卧底?”


“不怕。”喻文州笑道。
 
 
十天后,已经回到家的黄少天用着小号“流木”在神之领域抢怪。自从第十赛季开始,被叶修带起来的职业选手抢怪的风气就没有再断过。黄少天收到春易老的坐标刚要赶过去,一个窗口忽然跳到眼前:


“玩家‘风水闲人’请求添加你为好友,是否同意?”
 
 
 

评论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