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全职】喻文州x你——无论如何,我们好好的1

泠瀟:


*可能内含OOC
*没什么特别私设,第一次写全职请多指教
*不喜勿喷,欢迎给意见~


壹.


忘了从何时起,妳的习惯变了。


妳和喻文州交往了三年,三这个数字从来是太过尴尬的代表。


三年,说是多也不足以刻骨铭心,说是少了是对自己的这段感情的想法太吝啬,毕竟中间快乐的成分也担的起这样的肯定。


妳自知喻文州是个难以挑剔的好男友,性子温和又会哄会撩,他和谁摆在一起都合适,三年来,一如既往。


但,一种很奇异又难以言喻的感觉最近一直在妳心中徘徊不去。


不再那么常常想起喻文州,但身为当事人的妳,妳还记得之前的自己是做任何事时不时就会频频想起这个人,那频率让妳恨不得搞个暂时性失忆。


「比起在一起,自己一个人的会更好。」的类似于要切断一切牵扯的心情渐渐占据了妳的心思,也令妳愈来愈焦躁不安。


因为,最令妳恐惧的是,妳对喻文州的爱恋,随着那逐渐强烈的心情,就像在日光下的水慢慢蒸发竭尽。


贰.


妳本来就是个独立的人,学不太来示弱也不太会撒娇,就是个很典型的女汉子。


这点从交往后至今都没有什么改变。


妳看不明白那些关注的微博情感博主们所言的,一个再怎么精明干练的女人碰上爱总会傻,妳倒觉得和喻文州在一起后,不怎么傻过几回,自己还是一样的自主,没变过。


「喂,都下班了,妳还不回家呢?」自己的同事一边穿着大衣,一边问着妳。


她朝她笑了笑也不停手上的工作:「还有事呢,明天要缴诊断报告,林姊要的。」


「难为妳了,那我就先走了,我男票在下头等着。」同事笑的脸上开花,妳也替她开心:「真好呢。」


「怎么,妳不也有男友吗?让他来载妳不就得了,羡慕什么呢。」同事不解,妳笑的无奈:「他工作也忙,每次让他都来太辛苦他了。」


「我說妳啊,妳不晓得谈恋爱就是要任性吗?妳这样绑不住他的心。」同事一脸准备授课她的恋爱学的凑近妳,妳笑的轻推开她一把:「说什么呢,聊到这了,妳不說妳急吗?快下去别让人等了。」


妳折腾了一会才把同事赶下去,办公室剩自己一个人后也的觉得害怕反而自在多了,工作结束后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妳出了医院后搭上公交,在路上妳正要打给喻文州,就看到他发一封信息:


"今天战队出了点事,可能很晚才回去,妳自己可以吗?了?"


"不要紧,我可以的。" 妳打了这么段话就关了手机。


妳在下车后的回家路上买了一些晚餐和宵夜,顺便打了封信息给喻文州说让他回来就不用买宵夜了,他也简短的回了谢谢后就没有了后续。


一回到你俩的小套房,妳把该打理的都打理的差不多,洗澡完吃过晚餐,把宵夜放到保温箱里后就回到房间里了。


妳待在因为少了一个人而感觉偌大的房间里,突然有种有没有男朋友这个存在都没差,反正自己也是什么都自己来,形如虚设一般,毕竟自己早已不是爱哭爱闹任性的小姑娘了,也不认为成熟独立的自己有这种资格。


妳只再开了下手机刷了下屏看一看就睡了。


叁.


接着一连好几天妳的时间都和能碰上喻文州的时间错开,和他的交集也仅剩偶尔早起时的几句问好闲聊就又再各忙各的。


随着愈来愈清淡的的交集,在妳心中喻文州的存在也渐渐变淡了,细微的变质着妳心中的感觉,妳偶尔思起是惶恐但随着时光的流逝也变得习以为常。


妳对喻文州的情感不再是一思起就会少女心萌发,而是渐渐如一池湖的毫不波澜。


妳隐约明白这正是分手的前兆,但是若真要提起分手,妳不知道如何挑起对方的不是,喻文州很好,但是正是因为太好才反而看起来像自己的问题,而事实上也是自己的情感作祟。


妳其实并不愿意和喻文州分手,也不想伤害他,但是妳手握有的情感却早已脱离妳能控制的范围,逐渐失控。


肆.


妳在自己工作的医院里认识了一名主治医师。


他是个特幽默又贴心的人,之前就有耳闻他喜欢自己,在妳开玩笑的问他时,他也毫不掩饰的承认了,这样的直率让妳心中一震,也忍不住乐的心里开花。


再经过了一番认识后,妳发现这个人和喻文州真的有着天渊之别,若说喻文州是个近乎成熟的温柔大人,那他就是偶有孩子气的大男孩。


尽管妳还没答应他,他依旧卯足全力的献殷情的问妳要不要接上下班还是吃饭,偶尔也会给妳准备一些惊喜,在这段过程中妳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点心动了。


而最让妳最歉疚的,是在和他相处时,妳完全没想到喻文州。


伍.


时以至今妳依旧还想的起分手的那天。


那天,那个医生邀请妳一块共进晚餐,妳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和理由而答应了,但妳依旧记得那天妳打给喻文州说和同事一起去吃饭时的心虚与不安,拿着手机的手都难得的颤抖了,妳很少对喻文州撒谎,几乎不会。


喻文州没有起疑的态度反而让妳心情复杂了起来,一直有种窥知到即将到来的厄运的不安不断在心中蔓延。


直到到达了那间餐厅妳才知道这里只和蓝雨隔两条街的距离,心中的惶恐突然放大了好几十倍。


因为妳和那时正进来餐厅的喻文州四目相接,无暇顾及他为何而来,妳一看见他就别开了眼不敢正视他,他也没有喊妳,只是默默目送妳和那个医生的入座,和服务人员说了些话就离开了。


那顿晚餐妳是满心的焦躁难耐和愧疚,妳根本没有印象到底吃了什么,那个人过于开朗的唇口开合到底说了什么。饭局一结束妳拒绝他要送妳回去的好意,急急的赶了回家。


一回到家,妳在客厅和厨房都找不见喻文州,直到走到妳和他的卧房,才看见他正背对妳在书桌前忙着自己的事。


一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喻文州微微回了头看是妳,微笑的道:「结束了啊,今天那间餐厅怎么样?」


一听到他不愠不火的提起这件事,妳的身体一僵,有些不知所措:「嗯...还行。」


喻文州起了身,走来轻轻的从后头搂住了妳,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接近才让妳逐渐回了神:「今天外头冷,有没有冷着?妳的手很凉,还好吗?」


喻文州一如平时的温柔态度让妳反倒非常不自在,想骂他一声别对一个已经对他快失去感情的人那么温柔,但又随即痛苦的想起,对他而言,他没有理由对自己不温柔的。


「...我还好,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担心那么多。」妳压抑着自己难以名状且快要爆发的激烈情绪,尽量冷淡的回应着他。


「嗯,我明白妳做的到,我只是想关心一下妳,没别的意思。其实啊,我原本是明天想带妳去那间吃的,想要补偿我这些天不在妳身边,我们也很久没一起吃饭了。」


喻文州敏感的感受出妳话中的冷淡,以为妳在气他最近不在家便继续好声好气的哄着妳。


妳没有说话,心中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反而充斥着全是一种不知来头和要对向谁的愤怒和懊悔。


妳不晓得是在生气喻文州对自己百般纵容的温柔还是自己失去爱恋的不忠,所有的感受纷纷乱乱的交织在心底,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只缺乏一个导火,妳害怕一开口就止不住了。


「...妳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喻文州很明白妳的个性,妳一旦有什么重要的事都会惯性的先沉默不语,像是要思虑要怎么开口,妳现在的反应和以前一模一样。


妳还是沉默了好一会,在思考后决定说出来结论时,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


「文州...我们...还是分手吧。」


下一瞬空气凝结了。


                                                            __待续

评论

热度(28)

  1. Yu沐泠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