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徐景熙12h生贺/12:00】The Sun Is Shining

救世神棍沐沫芷:

#徐景熙中心#


#于徐友情向#


#私设有,努力带了波全员#




 


 


01


徐景熙其实在于峰收到百花那封邮件的时候就有预感他要走。


 


于峰看邮件的时候也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那封邮件郑轩也收到了,徐景熙当时正光明正大的坐在旁边喝着外卖配送的廉价冰红茶,味道不正宗,还有点苦涩的味道,丝丝微凉从口腔漫延到胃里,却没有带走一点夏日的燥热。


 


“你打算走吗?”徐景熙问。


 


“大概会走,”于峰回答的含糊。


 


当然这个回答越是含糊,徐景熙心里的那种预感就越强烈。


 


“那你觉得郑轩呢?”屋子里安静的只能听见于峰电脑主机风扇转着呼啦呼啦的声音,这样的气氛让徐景熙觉得尴尬。


 


“他?”于峰笑了笑随即回道,“不会走的。”


 


毕竟蓝雨还有值得郑轩留下的存在。


 


“也是哦,”徐景熙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喝了口手里的冰红茶,“去新队还要适应好久,对他来说太麻烦了。”


 


于峰被徐景熙逗笑了,关掉了那封邮件说道:“是挺麻烦的,不然我们蓝雨早就有山寨版繁花血景了”


 


“我们这最多血景繁花好么!”狂剑先起,剑光护影,弹药再轰炸。


 


“好好好,诶你这事先别和队长说啊,我怕他多想,”于峰说道。


 


在队长还没有知道之前我已经开始多想了好吗?徐景熙听完之后内心默默吐槽了这么一句。


 


荣耀这个游戏运营这么多年,不是没有他的道理的,除了游戏本身的魅力之外,粉丝之间的默契也是一直维持游戏运营的一大关键,就好像这么些年来有些常见的现象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定律。


 


就像一个狂剑士最希望的是需要有个懂他的治疗,好在嗜血状态觉醒之后将输出值维持在一个最有效的平衡界点。


 


然而作为蓝雨接任的治疗,为了拟补喻文州的手速问题,蓝雨的治疗从第四赛季往后一直是守护天使这个职业,治疗程度比不上牧师耗蓝还贼快,有时候全队百分之三十的输出还是靠徐景熙拿下来的。


 


来蓝雨已经一年多的时间里徐景熙都还没有完全摸清于峰的套路,刚来蓝雨的时候给于峰加血于峰说他要卖血,后来徐景熙打算放生他去别人那边打掩护,于峰这边就直接生命垂危了,末了复盘还怪他不给加血。


 


所以队里后来就把他们两个人安排在了一个宿舍,说是为了培养默契增加感情,刚和于峰同房间的徐景熙,进了宿舍都是抱着床上那只仓鼠大抱枕声都不敢吱的状态。


 


于峰长着一副完全不像南方人的铁骨硬汉的模样,有时候黄少天拉着宋晓和郑轩来窜门的时候老调侃于峰怎么又欺负新人。


 


后来确实关系磨合好了,赛场上默契也增加了,但是徐景熙还是时常奶不动于峰。


 


于是蓝雨除了郑轩那句“压力山大”之外,徐景熙的“我不懂他”也成了每次复盘必定出现的词语。


 


江波涛拥有的技能不是人人都有的,如果可以徐景熙也很想学会。


 


“我不会和队长说的,不论你选择离开还是留下,我都尊重你的选择。”


 


徐景熙说认真而又诚恳,搞得于峰最后都把那句“我打算过几天亲自和队长说”直接咽到了肚子里面。


 


然而喻文州是谁呢,作为联盟四大心脏之一的战术大师,心理分析总会比旁人强上不止一个点。纵使在夏休期这样战队修整大部分时候靠着网游才能碰头的日子,他还是能察觉到战队里面丝毫的变化。


 


02


 


“景熙,你最近是怎么了?”依旧是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休假结束回青训营教导新生的喻文州把还在留宿的徐景熙叫住。


 


“队长?”徐景熙被叫住的时候愣了一下,但是在蓝雨待了一年的时间徐景熙清楚的意识到,喻文州找你谈话绝对是他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所以与其隐瞒还不如敞开心扉直接坦白。


 


“压力很大?昨天百人团的时候打的不走心啊。”


 


“我没有啊,”徐景熙否认,只有不走心没有压力大。


 


“你和于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喻文州这边一针见血直接挑破,不带丝毫犹豫的。


 


“也没有……”徐景熙说着,但是听到喻文州说的是出什么事而不是闹别扭之后顿了顿还是加上了一个“……吧?”


 


“说说吧。”


 


“于峰说之后会亲自和你说的,”徐景熙本着自己的原则不打算告诉喻文州,反正喻文州又不会像黄少天那样软磨硬泡直到你说出来为止。


 


“嗯,是这样的景熙,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徐景熙万万没想到喻文州会蹦出来这么一句话连忙解释:“不不不,队长你误会了”


 


“啊,这样的吗,”喻文州依旧带着笑容,丝毫没有设想猜错的那种尴尬,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膀,“又不是儿女情长,转会以后比赛还能见到的。”


 


“你怎么知道他要转会的?他和你说了?”喻文州这个人果然是想瞒都瞒不住想。


 


“我猜的,”喻文州摊开手中最新的电竞之家,关于百花这个夏休期的相关报道占了大半个版面,然而作为弹药和狂剑,蓝雨这个豪门战队的两位成员绝对是他们的候选人之一,“既然没法改变的事实,那就欣然接受吧,百花才有他真正追求的东西,只是估计少天难以接受了。”


 


徐景熙知道喻文州所指的是什么,就在他来战队的第一天,就听着黄少天亲自讲述了魏琛如何将他从网游里坑蒙拐骗到蓝雨训练营然后跑路的故事,还扬言要是谁再这么一言不合的就随意离开蓝雨,以后绝对带着冰雨去竞技场打爆那人的头。


 


如果于峰之后走了,黄少天硬要拉着他pk的话,轻光剑和重剑交相辉映的场景一定很让人赏心悦目的。


 


“作为治疗和他在一起并肩作战心累还拖后腿,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听不希望他走的。”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对于蓝雨来说,”喻文州一向都是实话实说的,好就是好,不行就是不行。


 


“谢谢,”和喻文州的谈话没让徐景熙觉得轻松多少,最后倒像是他自己急急忙忙结束了话题落荒而逃一般回到了宿舍。


 


随后的几天,于峰不知道有没有具体和战队内部谈妥,但是真的开始忙起了转会的相关事宜,然而郑轩就像于峰这边所说的一样丝毫看不出动静。


 


徐景熙也是放宽了心做好换室友的准备了,于峰宿舍里的东西本来就不多,收拾起来也不麻烦甚至都不需要帮忙的,有些战队官方的东西能留下都留下了,生活用具也就只带走了一个和大家一起买的陶瓷水杯,其他的该扔都扔掉了,就等着走的那天把衣服装好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


 


03


 


但是在于峰走之前,他们先迎来的是一个欢迎会,蓝雨新人,卢瀚文的。


 


也是个和徐景熙一样从训练营选出来的队员,不过卢瀚文进队的时候远不像徐景熙那样的拘谨,这个年纪不大的小男孩,搬进宿舍的第一天,徐景熙作为前辈倒是去帮忙了,占了半张桌子的课本和半张床的抱枕可以说是让徐景熙叹为观止了,原本以为自己床上那只仓鼠已经够占地方了,没想到蓝雨继李远之后又迎来了一个真的勇士。


 


 


 


ktv吧台上瘫倒的一个个易拉罐装着的都是喝了一半的碳酸饮料,酒量不行总能有东西代替酒的,就像日子少了谁都会过下去的一样,前几年的这个时候徐景熙也被怂恿这上麦唱了好几首,原先觉得对职业圈那种高大上的定义一下子就被那几嗓子吼了烟消云散,现在的状态也是一群小年轻在吼的撕心裂肺的,像极了婚前最后一次单身夜的那种狂欢。


 


“于峰你倒是唱一个啊!别以为之后离开蓝雨了,现在欢迎新人就不带劲了啊,你现在还是蓝雨的狂剑呢听到没听到没!”这边游戏玩起来之后包厢的麦就没人再管过了,一直是原唱打开着然后滚动在那边放着歌,然而作为联盟的机会主义者怎么可能会让自家队友在集体活动的时候放水呢,意识到于峰今晚从头到尾都还没开腔的黄少天第一个带头开始起哄了。


 


“要听什么?”于峰也没推三阻四的直接走到点歌机旁边坐下来。


 


“随意随意!”那边又被游戏局势吸引倒也没在乎于峰到底唱什么。


 


结果于峰这边前奏开始响起来的时候,包厢内倒是瞬间安静了,抒情的古风调子完全不像是于峰平时选歌的风格


 


这首歌徐景熙是知道的,前一阵子他在寝室有单曲循环过好一阵子,以至于于峰那阵子听到这首歌头都大。但是现在一句句的歌词缓缓的从于峰的口中唱出来,反而让徐景熙觉得五味杂陈的。


 


 


“不愿做水中的落花,


 


别让谁再为谁牵挂,


 


岁月带不走是满身的伤疤,


 


不想做感情的落花,


 


别让心 爱恨里挣扎,


 


明天谁的心会浪迹天涯。


 


……” 


 


“我怎么记得这首歌好像是景熙喜欢的吧,叫什么来的?”副歌这边出来之后宋晓也觉得耳熟了。


 


“落花,”徐景熙回答。


 


“他天天在宿舍放,不想会也会唱了,”于峰跟着说了一句,“还当过闹铃,简直比催眠曲还催眠。”


 


“哈哈哈哈,于峰你确定这不是打击报复我们景熙么?”黄少天笑着放了波垃圾话。


 


于峰倒是没理他继续认真把歌唱完,他那股认真执着的劲就连唱歌的时候都连带着的,确实把这首歌带出了别样的韵味。


 


刚好于峰这边唱完他们那边游戏也结束了,输的人居然是万年欧气爆棚的喻文州随之而来的惩罚倒是让这次的小派对气氛达到了顶点。


 


04


 


没过几天于峰最后还是走了,留下蓝雨的队服,披上自己的外套拉着行李箱出的蓝雨大门。


 


抽签决定最后送于峰去机场的正是徐景熙。


 


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徐景熙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挺微妙的,当时他进蓝雨的第一天接他进门的人正是于峰,而现在送走于峰的人却是他。


 


而且今天的天气和那天一样,阳光好到刺眼。


 


“那天的那首歌,确实是唱给你听的,”于峰的语气像是犹豫了一路之后要登机的时候才和徐景熙说出来。


 


“唱的不错。”徐景熙回道


 


“和你学的,毕竟你可是我目前为止遇见的最好的治疗。”


 


“队长是不是和你谈话的时候又说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内容?”徐景熙猜测于峰要是心思细腻了,那一半功劳归于喻文州。


 


“他说你觉得我离开蓝雨是因为你打的太抠脚,”于峰回答。


 


“……”喻文州的逻辑分析绝对不是单纯的说说而已,徐景熙还当真这么认为的。


 


“所以走之前我觉得还是亲自告诉你,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你在我心里最重的印象绝对是那个连运动鞋都穿不好害得队长改了队内制度的人。”


 


这事被于峰一提徐景熙就想起了两年前客场霸图的事情。


 


05


 


蓝雨一直是个神奇的存在。


 


在第六赛季末逼着联盟改了赛规之后还会为了自家队员改了队内的某些制度。


 


徐景熙平时不喜欢穿用绳子打着蝴蝶结的鞋子,不论运动鞋,帆布鞋还是皮鞋只要打结的他都不会自己去买的。


 


学生时代他已经体会过体育课的痛苦,不论什么款式,什么牌子的这种鞋子,只要到他脚上就会掉鞋带,再次系起来相当麻烦,尤其是在体测跑一千米的时候。


 


所以进了训练营之后平时他穿的都是那种一脚蹬到底的鞋子。


 


但是蓝雨打比赛的时候是要统一服装的,除了队服之外还有一个类似队鞋一般的存在,在徐景熙进队第一天领到队服的时候他举着那双鞋盯了很久,在自家副队关心的眼神之下又安静把鞋子收好。


 


第七赛季蓝雨的第一次客场是霸图所在的Q市,离G市还是有着相当远的距离,活了快二十年的徐景熙于是有了第一次坐飞机的机会,说不紧张是假的。过完安检之后就一直盯着机票在那放空自己。


 


“要不要去逛逛?反正时间还早?”一旁看杂志的喻文州询问道


 


“不用了队长,我在这边就行,万一耽误登机时间……”


 


“我在这边看着呢,到时间在群里通知你们回来。”


 


喻文州这话说完徐景熙才发现现在全队除了他和喻文州之外就只剩郑轩一个人坐在这边刷微博。


 


看着徐景熙犹豫不决的样子,喻文州笑了笑然后叫了声:“阿轩。”


 


“嗯,”郑轩那边先前有听到这边的对话,不用多说已经知道喻文州叫他是干什么的了。虽然他是更加宁愿坐在那里刷微博。


 


“你带着景熙去逛逛吧,看好时间回来,”喻文州说。


 


“好,”郑轩收起手机,便慢悠悠的向着那边的商业街走去,徐景熙看了一眼喻文州然后飞快的跟上郑轩的脚步。


 


“你想去哪?吃东西还是买纪念品?”走了一段路之后郑轩忽然想起来两个人这么出来连目标都没有。


 


“吃东西吧,”作为本地人在本市买纪念品真的太奇怪了,更何况Q市也没有什么人需要他送东西的。


 


“那往那边走。”郑轩开始指路,这几年作为机场的常客机场的店铺还真的是被摸透了,G市人民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们对美食的执着,即使是在机场和火车站这样的地方他们也不想留下“不好吃”的印象。


 


“队长都不跟着过来的啊。”


 


“你要相信,他把我们支开就是绝对有私事,”郑轩难得一板一眼的教导着新人,“所以还是走的爽快一点吧”


 


“说的好有道理哦,”在徐景熙还没有被蓝雨队风影响保持作为新人必要觉悟的阶段里,他觉得前辈说的话一般都是正确的。


 


随后两个人找了家炸鸡店,坐进去看着菜单却迟迟不点,徐景熙那时候还处于新人拘谨的时期,和前辈相处总有些不自在。


 


所以在郑轩单方面询问了之后,两人才把服务员叫来点餐,店里人还是挺多的,等到他们这桌点的东西上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快半个小时了。


 


所以这两个人吃完东西的时候才发现蓝雨群里喻文州五分钟前就开始催促他们准备登机了。


 


虽说饭后剧烈运动不是很好,但是郑轩平时再悠哉,但是关于战队和比赛还是会让他提起精神。


 


所以在他拉着徐景熙没跑几步听见后面人要求停下来系鞋带的时候郑轩第一次觉得蓝雨为什么做这种绑鞋带的鞋子真的是相当麻烦了。


 


然后因为徐景熙的特殊体质,每跑一段路,鞋带就会自然而然的散落下来,最后就算是懒癌的郑轩也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蹲下去帮着徐景熙亲自系了鞋带末了不放心还在上面打了个死结。


 


然而当初一心一意赶飞机的两人谁都没想到当初那一幕会被机场的路人拍下来发上微博,末了还配字上:如果说蓝雨全员能忍受黄少的话唠是多年习惯的话,那么我们轩帝给景熙儿改掉懒癌绝对是真爱了。


 


最关键霸图客场他们还赢了,可是蓝雨上热搜的原因竟是机场系鞋带,搞得蓝雨官方看到图片的时候简直哭笑不得。


 


最后为了防止以后类似的事情发生,喻文州干脆直接向上面提议改良了平时比赛时候穿的鞋子。


 


这一举动把徐景熙当时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差点当着喻文州面跪下来四指朝天表态,生作蓝雨的人死做蓝雨的鬼。


 


06


 


现在徐景熙回想起来那个画面再配上于峰的话倒是挺想笑出来的,“你在我心里最初可是个相当凶的前辈,到了百花可别吓着邹远啊。”


 


“都当了队长这么久了这么可能被吓到,”于峰表示不是很懂你们七期的情意。


 


“所以等你去了百花自己感受去吧!”徐景熙笑着一把把于峰推进安检区,“再见啦,以后赛场上见。”


 


“嗯赛场上见,”于峰留了个背影给徐景熙




那天G市的阳光挺毒的,衬着于峰的白衬衫泛着点橘红,要是适应眼前这个人从水蓝色到粉红色的蜕变大概需要相当一段时间吧,徐景熙这样想着。


 


07


 


回去的路上他在机场的小店给自己买了瓶冰红茶,五块钱的那种,是有点微甜,却有带着茶本身涩涩是口感。


 


徐景熙还记得自己在训练营的时候是坚决不喝冰红茶的人,到了战队之后随着外卖次数的增多,配送的饮料千奇百怪,而且其中最百搭的就是冰红茶。


 


从最开始的不能接受到慢慢的被动接受甚至到最后会自己主动尝试。这大概就是个成长的过程,人总是会慢慢适应一些东西。就像荣耀,就像蓝雨,就像徐景熙。


 


大概因为有了这件事的铺垫,第十赛季林枫转会的时候,倒是没有那么伤感的气氛,本来就是啊,蓝雨一直都是一帮大老爷们,哪来的那么多矫情。


 


08


 


后来世邀赛,这帮职业选手像是约好了似得聚集在机场,给国家队送行。那场景简直活脱脱的一个翻版的全明星。


 


“哟于峰,也来送行啊,”这边帮队友买水的徐景熙在自动贩卖机前面碰见了于峰。


 


“嗯,陪小远。”


 


张佳乐,唐昊和孙翔都在出征队伍,邹远不论如何都是决定来送行的


 


“你要喝什么?我请你。”徐景熙捧着从贩卖机里面拿着的十几瓶饮料出来之后问道


 


“冰红茶。”于峰接过徐景熙那边递过来的那罐冰红茶,看了一眼帮他捧走了一半的饮料。


 


“啊,谢谢。”


 


“走,和你一起去看看老队员。”


 


“行啊于队。”徐景熙对老友当了两年队长之后不知道从哪带来的干部腔觉得好笑。


 


“这几年胆子变肥了啊,徐景熙。”大概是蓝雨队伍氛围实在是太好,于峰没想到徐景熙这两年变化挺大的。


 


“毕竟是蓝雨的治疗,不胆子肥一点怎么护着全队。”徐景熙说


 


“你还可以当诱饵啊。”


 


“于峰你够了啊。”徐景熙伸脚装模作样的踹了百花现任队长一脚


 


“哪能呢,下一次世邀赛我们也拼一把吧。”于峰倒是不避着大大方方的让徐景熙踹上这么一脚,末了还面不改色步伐稳健的往前走。


 


“这么有干劲啊。”徐景熙笑


 


“一直都很有干劲。”于峰说“所以这次我们不带郑轩玩。”


 


“你两声音小点我都听见了。”不远处,和队友站在一起的郑轩朝着两人喊到。


 


“听见就听见呗,听见了也不带你玩。”徐景熙这一瓶饮料抛过去,稳稳当当落入郑轩手里


 


“我该说什么?”郑轩被弄得哭笑不得


 


“压力山大吧。”李远在旁边插一句嘴


 


“有这么欺负老前辈的吗?”郑轩觉得大概是黄少天要走了,自家这帮小崽子开始跳头了,原本安安稳稳的位子怕是不保了


 


“有啊,你看景熙不就是。”关键先生总是会在关键时候插上一句嘴


 


“没错就是我,不服来战啊。”徐景熙现在满手的饮料瓶,要是再加上块板砖活脱脱就是现实版的流氓


 


徐景熙忽然间想到四年前的夏天,跟着于峰后后面去训练室的路上,隔着大老远的听见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早就不记得是谁在嚷嚷的了,不过猜猜估计就是黄少天无疑了。




那天个夏天,.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地板,每一个色块都晕染的恰到好处


 


09




第十赛季的这个夏天


 


机场 玻璃窗 冰红茶 


 


明明有着相似的东西,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心境


 


难得的分别是带上祝福和喜悦的期盼的


 


但是与先前完全相同的是


 


这个夏天,阳光依旧正好


 


10


the Sun Is Shining


 


 


 


----END-----


 


写到最后还是没把《落花》的含义写出来


感觉这个安排的是完全没法写出来啊那就最后碎碎念扯一下吧


这个落花是落花狼藉的落花,歌词里面峰不愿和不想其实是要告诉徐景熙自己只是想去当核心而不是因为徐景熙的原因,不过徐景熙自己没有get到所以最后走的时候于峰还要亲自挑白了和他讲。


私心的加了点郑轩和景熙的cp向,大概有些含蓄我们就不加tag通篇当友情向来读吧


说起来景熙七期出道也算是新生代的一员吧


像他这样独特的治疗之后在赛场上也是会释放他独特的闪光点的


就像我题目所说的,他就是个小太阳,迟早有一天会发出明亮的光辉


13岁快乐啊大宝贝!


 


 

评论

热度(30)

  1. Yu沐山有沐兮沫有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