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等啊等

姜姜:

好像关于夏天的一切意象都很美好。




比如明晃晃的日光,一声声不间歇的蝉鸣,院子里茂盛的树荫。




休息时间男孩们蹲在走廊上玩弹珠,还没学会如何和新队员相处的别扭家伙鼓着腮帮子啪啪敲键盘。




有冰冰凉凉的东西贴在他脸上,他不耐烦地侧头问干嘛,对上一张羞涩的笑脸,把头发剪短了的周泽楷怀里抱着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堆可乐问他:“喝吗?”


比如青岛清晨五点的海岸线。


头天晚上就闹着要一起去看日出的张佳乐迷迷糊糊地被林敬言从车里揪出来,几个小的出门就穿的人字拖,撒欢儿似地冲到海里踩水玩,韩文清身姿挺拔,操着手一动不动地看潮起潮落,张佳乐头发还散在肩上,猛地从背后窜出来把他往海里推却没能推动,倒是张新杰看不下去,冲张佳乐招招手,问他带头绳了没有,一板一眼地把他的小辫子给扎好。


等旭日东升,张佳乐意气风发地伸了个懒腰,对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大喊三声“老子要拿冠军”。


回俱乐部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人卖西瓜,林敬言下车去买了两个,他和张佳乐怀里一人抱一个,韩文清问他重不重,张佳乐反问他老韩你是拳皇,能徒手劈西瓜吗?韩文清摇头:徒手劈西瓜不行,但我能徒手劈了你。


比如女孩们摇曳的裙摆、柔软的腰肢和纤细的双腿。




柳非一衣柜的小裙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已过了抽条拔节的年龄,长成了玲珑又标志的大姑娘,心眼却还是缺了一门,有时候跟着王杰希去训练营,总有男孩子的视线黏在她身上。


她浑然不觉,王杰希却又多了一桩烦心事,不动声色地帮她挡了几次过短的裙摆,又担心自己提醒臊了柳非的面子,有时候顾不着去挡,就换成用大小眼去瞪,谁的视线乱飞就瞪谁,所幸稍有成效。


比如叶修到夏天才展现的一桩绝活。


苏沐橙头发长,难打理,捂着脖子又热,自己扎头发举着胳膊半天都不能扎一个稳稳当当的丸子头出来,上学那会儿苏沐秋给她扎过几次,也扎不好。问她要不要剪短,苏沐橙有些舍不得,倒是在一边玩游戏的叶修接过梳子说我来试试。




也不知道是他手巧还是有天赋,盘的丸子头又好看又稳当,到后来连梳子都用不着,随便找支铅笔就能给她盘个发髻,看得一边的魏琛目瞪口呆,直竖起大拇指:“老叶,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一手绝活。”




“哈哈,好说好说。”叶修拍拍苏沐橙的肩膀,“去吧。你们女孩就是麻烦。”




“那我把头发剪了呗?”




“你不是喜欢长头发么,留着吧。”




“不嫌麻烦啊?”




“嗨,这算什么麻烦。”




比如蓝雨院子里长了一墙的爬山虎。




黄少天最近迷上了斗蛐蛐儿,休息室的台子上一排玻璃罐子都是他们忙活一下午的宝贝,要说斗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斗,一群人一到休息时间都挤成一团把玻璃罐子围着,单拿草去戳蛐蛐儿都能乐得哈哈大笑。




卢瀚文回家了一段时间,回来大包小包地带着自家妈妈准备的礼物,他从书包里掏出四件一模一样的哆啦a梦t恤出来,嘴里还念叨着“这是队长的,这是黄少的,这是我的。”




黄少天接过来比大小,觉得不对劲:“那还有一件是给谁的?靠靠靠,不会是给刘小别的吧?我可不要和他穿一样的衣服!”




“不是呀。”卢瀚文说,“给老队长的。”




他把衣服往喻文州怀里一塞:“那队长麻烦你寄一下啦。”就兴冲冲跑去看黄少天的宝贝罐子。




喻文州好脾气地应了,倒是黄少天别扭地去戳他的腰,说卢瀚文都能寄那我也要寄。




卢瀚文心里藏不住事,转头就在qq上给魏琛卖乖。




魏琛嘴上说着“这小孩穿的衣服给老夫干嘛”,心里还挺美,刚准备给卢瀚文发个大红包过去,就听卢瀚文抱怨说他们都有蛐蛐儿我没有。




魏琛把鼠标一甩,从位子上跳起来就往外冲。




叶修被他吓了一跳:“大中午你干嘛去啊你,外面多少度你知道吗?”




魏琛没有关门,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走廊传到了屋里。




“捉蛐蛐儿去!”











夏天快点来吧。









评论

热度(2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