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卢瀚文中心】卢瀚文今天长到一米八了吗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卢瀚文中心 


*未来时间较多私设 时间线如有误请纠正




01


 


十二岁的卢瀚文坐在天气晴朗的窗旁,第一次见到来做动员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他刚刚加入青训营不久,年纪和周遭的训练生比起来偏小,也不算太小,父母开明,让他先试一段时间,看状态再另做打算。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出现在训练生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喻文州和黄少天来了,一群少年们抢食的鱼一般把窗边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教练喊着快坐好快坐好,男孩子们才叽叽喳喳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喻文州把门推开,把仅剩的窃窃私语也推出了这间屋子。


 


喻文州和青训营的教练打了声招呼,教练便宣布让大家先两两打着擂台赛。


 


黄少天也的确像传闻中一样话多,和喻文州在训练生之间溜溜达达,这个指点两句“有点慢”那个指点两句“有更好的时机不要急”,被正副队长指点过的男孩子也都个个背脊僵直,眼神发烫,站在他们背后的两个人,是在这里大多数训练生的梦想。


 


卢瀚文倒是不紧张,他天生似乎不知道紧张为何物,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走过来的时候心里也的确没由来的清明了一瞬,也可能因为今天天气实在太好,连流云也不见一抹。


 


他能感觉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到了自己的背后,在初夏的时节还带着点很有存在感的热度。


 


黄少天站的离他近些,很轻快的说了句“哟,剑客”,喻文州就轻轻的笑了笑。卢瀚文戴着耳机,假装没听见。


 


对面的经验比他老道很多,他像往常一样,急追猛打,无计可施就换技能,即使有些技能自己也不是很熟悉。


 


黄少天在后面继续念叨“哎呀快了”“这次慢了”“别用剑影步用仙人指路啊”,喻文州终于出声阻止他:“你先让他自己打,马上结束了。”


 


卢瀚文果然马上被结束了,撇撇嘴,放下耳机,转头很有礼貌的叫:“喻队好,黄副好。”


 


黄少天挑挑眉毛:“什么黄副……难听死了,叫黄少!”


 


卢瀚文顺从的叫:“黄少好。”


 


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瞥黄少天一眼,转头对他说:“打得不错。”他说的很真诚很平淡,不带丝毫的安慰或敷衍,以至于卢瀚文自然而然的笑了笑:“谢谢喻队。”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整了整队服领子:“小鬼,你为什么要玩剑客啊——”


 


卢瀚文不假思索:“因为帅!”


 


黄少天笑容垮了一秒,但迅速的整理好:“小鬼,你知不知道现在荣耀的剑客里最厉害的是谁啊——”


 


卢瀚文抢答:“知道啊,剑圣黄少天嘛!”


 


黄少天大笑两声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哈哈没错就是本剑圣啦!你不要紧张!你发挥的不错,再接再厉啊!”


 


卢瀚文很用力的点点头:“嗯!”


 


喻文州和黄少天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喻文州朝他微笑了一下:“你多大啦。”


 


卢瀚文精气神十足的答道:“十二啦。”


 


黄少天手速快,在他躲开之前拍拍他的脑袋:“可以啊小鬼,好好吃饭快长高知道吗,长得太矮出去别说是我们蓝雨的人!你平常喜欢吃什么?蔬菜有没有好好吃?训练营食堂还供应牛奶吗?”


 


喻文州已经走出三米开外了,回头叫了一声少天,黄少天才恋恋不舍的拍拍他的肩膀:“牛奶要自己喝完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无奈的摇头笑了笑,黄少天小跑几步跟上去,两个人又跟训练营的教练聊了起来,隐约的有食堂牛奶长身体之类的字眼飘到耳朵里,卢瀚文眨眨眼睛,戴上耳机进入新一轮的训练。


 


食堂开饭前半个小时喻文州站在讲台上开始了动员演讲,卢瀚文觉得有点饿,托着脸出神,这边是喻文州温温和和的声音,说着希望大家把这里当自己的新家,身上的蓝雨队服让台下的孩子们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另一边这个城市澄澈而云影微动的天空,两边都是一样让人快活的简单蓝白色调。


 


这一年只有一米四九的卢瀚文还不懂什么是职业选手,只是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02


 


卢瀚文等啊等啊,长高了一厘米一厘米又一厘米。


 


这两年他身高长得不快,技术进步倒是很快,喻文州和黄少天常常来看他,尤其是黄少天,开始是卢瀚文缠着他切磋,毫不意外被按在地上一阵揉搓,后来黄少天发现他越挫越勇,就有点揉搓上瘾,每周准时来拎他去竞技场。


 


拎他去还不算,还要在他耳边念叨,瀚文你多高啊,多高啊,身高不够可是不能出道的。


 


他吓得手下动作一滞,被夜雨声烦一剑砍翻,喻文州过来笑笑,说少天逗你玩呢,他大叫一声,黄少耍赖——连着喻文州端来放在桌面上的牛奶都撒出了两滴。


 


黄少天笑嘻嘻的说我这是激励你长高。


 


卢瀚文很豪迈的咕咚咕咚往下灌牛奶,说我会长高的,我妈妈说了,我就是长个儿晚,总有一天我要长到一米八的!


 


他等得及,蓝雨等不及了。


 


第八赛季结束,夏季转会窗口开放,于锋转会的消息被敲定的第二天,训练营就被空调的冷气和剑拔弩张的气氛吹得人人背脊僵硬,这种僵硬在黄少天和喻文州踏进训练室的那一刻变得更加剧烈。


 


黄少天站在门口没进来,喻文州笑着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说了声继续训练,神情与往常无异,卢瀚文还是坐在靠窗边的位置,G市夏日毒辣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里挤进来,留下一条刺眼的光带,照在读卡器上,照在流云的账号卡上,照在卢瀚文的手腕上,有点烫,喻文州走过来,于是也照在了喻文州蓝雨的队服上。


 


喻文州俯下身轻声跟他说带上账号卡出来一下,他很用力的嗯了一声,好几个训练生都转头看他。


 


黄少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卢瀚文缠着他说了两句话,他心不在焉的笑了两声敷衍过去,三个人一起走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


 


黄少天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瀚文,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愿不愿意——哎呀这可怎么说,就是,你一直打得很好,我们都看到了,虽然你现在才十四岁,而且身高还没有到十四岁男孩子的平均身高,话说回来,你怎么不长个儿呢?”


 


“黄少!”他不满的反驳,“我晚长!”


 


“少天想问你愿不愿意这个赛季出道。”喻文州抓住他们两个人喋喋不休的间歇,适时地插了句话,“成为蓝雨的职业选手。”


 


喻文州看着他,眉眼弯弯,还是那副好商量好说话的样子,黄少天突然地沉默下来,盯着他的目光闪动了一下。


 


卢瀚文突然笑开来:“我当然愿意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成为职业选手的!  ”


 


肩膀上的力道一松,黄少天又恢复了往常那副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的精神头,抬头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两个人有默契的互相笑了笑。


 


“你先在外面稍等。”喻文州说完这句话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


 


走廊的玻璃窗很大,阳光占去了走廊的大部分,卢瀚文靠着墙躲在另半边的阴影里,把流云的账号卡放在手里摆弄,云的影子从他的脚边流过去。


 


办公室里的黄少天不间歇的声音连成模糊的一片传过来,当他的声音停下来的时候,喻文州的声音就显得字字清晰有力。


 


“我相信少天的判断,我和他意见完全相同。”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经理的声音气急败坏响起来:“那我除了相信你们还能怎么办!”


 


门开了,黄少天欢欢喜喜的把卢瀚文拉进去,房间里面已经全然没有了争吵的迹象,三个人脸上都是一样愉悦而友善的笑容,正对着他那面墙上挂着一面大大的蓝雨队旗,那种蓝色让他想起天空。


 


“欢迎成为蓝雨战队的一员!”黄少天说。


 


“恭喜。”喻文州说。


 


“还要征求人家父母同意!”经理对他笑了笑,转头狠狠的瞪黄少天,“等等!他十四了吗?这个身高不像啊!”


 


“我以后会长到一米八的!”卢瀚文灿烂的笑着,连承诺都坚定了几分。


 


“好好好。”经理被他逗笑了,“以后就靠你撑起蓝雨的半边天!”


 


“我们半边天要有最隆重的发布会!”黄少天把他搂在怀里,很大声的宣布。


 


经理一声长叹,黄少天对他这种扫兴的反应很不爽,冲上去要和他舌战三百回合。


 


喻文州偏头轻轻的问他:“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卢瀚文认真的想了想,仰头答道:“对着记者该说些什么啊?”


 


喻文州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卢瀚文有点惊讶:“难道连我饿了这种事也可以说的吗?”


 


喻文州笑道:“可以啊。我们选择你作为队友,只是因为你是你,并不是为了让你变成谁,说你想说的,做你想做的,剩下的事交给队友,融入蓝雨的第一条准则,信任你的队友。”


 


卢瀚文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摇摇头,并不带苦恼,只是有点疑惑的眨眨眼睛:“听起来好复杂哦。”


 


“没关系。”喻文州淡淡的说,“以后慢慢地会懂的。”


 


夏季转会第二周,蓝雨战队公布了号称新赛季最重要的转会,是一位十四岁的少年。


 


这一年,卢瀚文一米五二,成为了荣耀史上最年少的职业选手。


 


03


 


第九赛季,因为卢瀚文的重大失误,蓝雨季后赛首轮失利,憾负微草。


 


虽然他抹着眼泪在记者发布会上坚定的说出了下一次我会更强这种话,可是个人失误给队伍带来重大影响的愧疚感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抹消的,刚结束比赛的大家都很累,在飞机上安静的睡了一会儿。


 


从机场回俱乐部的大巴上,卢瀚文很安静,一直望着窗外,七月是雨季,G市的天空阴沉沉的,云堆的很低,在酝酿一场声势浩大的发泄。


 


卢瀚文的眼睛因为哭过有点发干酸涩,一直眨着眼睛,云层就在他的眼底越堆越沉。


 


“阿轩!”黄少天突然在前面大声的说,不过不是向他,是向左手边的郑轩,“你丢脸死了!下次能不能穿个增高垫啊,王大眼家的小朋友都和你一样高了!”


 


“强人所难啊黄少……”郑轩叼着片薯片从座位上往下滑了几厘米,“你的身高可是被方士谦从你出道嘲笑到他退役啊,你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黄少天怒道:“你懂什么!二十三还窜一窜呢!”


 


喻文州幽幽的插话道:“这话我听了四年了。”


 


众人笑成一团,一直愣愣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卢瀚文也不自觉的傻乐了一下。


 


坐在他斜前方的黄少天迅速的瞄了他一眼,突然长叹一声:“从身高上打败微草,我们就只能靠瀚文了!”


 


徐景熙插话:“怎么办?把小卢卖给微草拉低他们的平均身高吗?”


 


宋晓乐呵呵的接话:“小卢还在成长期,万一小卢以后长高了,那我们岂不是亏了。”


 


喻文州笑意盈盈的宣布:“那我们把少天卖给微草去拉低他们的平均身高吧。”


 


黄少天大声的抗议:“队长——!”


 


其他人又狂笑起来,就连卢瀚文都笑出了个鼻涕泡。


 


郑轩慢悠悠的补刀:“一听黄少要走,小卢开心的都冒泡了。”


 


黄少天大喊着卢瀚文你这个叛徒,一边扑了过来,伸手去咯吱他。卢瀚文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劲儿的喊着黄少饶命。


 


喻文州贴心的递过来一包纸巾,卢瀚文擦擦眼泪擤擤鼻涕,在七月份的第一场雨里笑了起来:“没问题,我以后一定会长到一米八的!”


 


那天的雨只是个前奏,新闻里不间歇的播报着两天后的台风过境,交通停运,谁都回不了家,干脆一起窝在宿舍里,台风来的前一天黄少天带着喻文州卢瀚文以储备粮食为名义去超市每人抗了两大包东西回来,一队三口戴着墨镜口罩把自己和货物塞进车里就往俱乐部赶,像极了逃难现场。


 


回来清点战利品,卢瀚文买了两大包零食,黄少天买的五花八门,打眼一看扑克UNO飞行棋一应俱全,还是喻文州买了些水果牛奶速食麦片之类的,让郑轩松了一口气,觉得接下来几天不至于饿死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接了个电话,下去搬了个微波炉上来,看到众人诧异的眼神,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刚刚逛超市觉得用得着,就顺手买了一台。”


 


黄少天在卢瀚文旁边捂紧了胸口:“队长逛超市就能顺便买个微波炉回来,我觉得他刚才说的把我卖给微草的事是真的了。”


 


还没等卢瀚文开口宽慰,黄少天自己就从这个噩耗中恢复过来,兴致勃勃的在他那个百宝箱一样的购物袋里翻啊翻,抽出来一个长长的——身高表。脖子被划上刻度的长颈鹿笑的傻乎乎,黄少天却坚持说这头鹿像卢瀚文。


 


黄少天率领热爱小动物小精灵的李远把这头看上去只有有小朋友的家庭才会有的身高丈量鹿堂而皇之的贴在训练室的门口,队规队训的旁边,美其名曰激励卢瀚文争取比昨天的的自己长高一点。


 


喻文州在旁边看着,笑的很和蔼,卢瀚文喊了一声队长,他就轻轻拍拍卢瀚文的肩膀:“没事,经理问我起来有我呢。”


 


当晚喻文州和黄少天替微波炉寻了一个好去处——喻文州的宿舍里,其实他们本来想放在卢瀚文的宿舍,可是怕卢瀚文乱用不安全,就放在了喻文州这里。


 


黄少天满意的向卢瀚文展示微波炉:“以后每天十点准时来这里领你的热牛奶,喝完了再洗漱睡觉听到了没有!”


 


喻文州在旁边点头。


 


卢瀚文心里一阵莫名的温暖:“队长,你是为了我才买了个微波炉——”


 


黄少天捂着嘴对喻文州道:“你看,他并不是很激动,我早就说咱们应该买个煤气罐买个锅,煮出来的牛奶才更好喝……”


 


卢瀚文赶紧很激动的道谢:“谢谢队长!谢谢黄少!我真是太喜欢这个主意了!”


 


 


那一年的感恩节他在俱乐部给妈妈打电话,妈妈第一句话就问他长高了没有,他说高了两厘米,还说我们队长让我打电话好好谢谢你们支持我的梦想。


 


卢妈妈在那边乐的停不下来,又叮嘱卢瀚文:“也要好好谢谢你们队长副队和哥哥们啊,平时都是他们为你操心。”


 


卢瀚文听见爸爸在电话那头不太同意的声音:“男孩子们在一起不说这种肉麻话的,你好好打,为队伍多做贡献,就算是报答你队长他们了。”


 


他们蓝雨,似乎的确不说什么很抒情的话,很久之后的某一天,他在新生一代的群里面聊完天,回想了一下队里的确没有谁跟他说过让他带领蓝雨走向胜利,肩负起蓝雨的未来诸如此类的话,但他模模糊糊知道,自己要这么做,自己想这么做。


 


他去喻文州房间里拿今天份的牛奶时,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复盘,分析各大豪门崭露头角的新人们。


 


他搬个小凳子挤在他们两个中间看,手里的牛奶暖暖的,靠在一起的手臂也暖暖的。


 


“黄少。”他突然开口,半边声音落在杯子里,闷闷的。


 


“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按了暂停,和喻文州两个人一起看向他。


 


“我要是长不到一米八怎么办呢?”


 


黄少天愣了:“……长不到,就长不到呗。不是你说你会长到一米八,大家才盼望着你长到一米八吗,你要是最后长到一米七八,也很好,一米七六,也很好,你长多高都很好,谁高谁拿总冠军的话皇风早就十连冠了……不对,你为什么问这个,是谁笑话你了吗?谁?说出来我找他算账!”


 


黄少天越说越激动,拿起手机就要轰炸职业选手群,被喻文州按下了。


 


“我就随口一问!”卢瀚文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最近晚上老觉得膝盖疼,就一点点!不耽误训练的!”


 


“哎呀!是不是上次去B市比赛让你穿棉毛裤你不穿!冻着了吧!瀚文我跟你说,热胀冷缩!你这样冻下去膝盖缩起来就不长个儿了!”黄少天一边念他一边伸出手揉了揉他右边的膝盖。


 


卢瀚文被他念得头大,可怜巴巴向喻文州投去求助的目光。


 


“我们瀚文这是要长个子了。”喻文州说,也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左膝盖。


 


蓝雨最珍贵的两双手,都放在他那正酝酿着一场爆发的膝盖上。


 


 


十一赛季,蓝雨夺得总冠军,这一年的卢瀚文一米六五。


 


他眉目舒展,他骨骼生长,他量体裁新衣,他声音褪了软糯变清朗。他尝过求而不得苦,尝过失之交臂苦,苦楚尝遍却不知愁,再次负剑上战场。


 


 


04


 


第四届世邀赛在洛杉矶举办,从去年开始,第三赛季和第四赛季的选手就开始陆陆续续的退役,他们出发的前一天卢瀚文照例去喻文州房间里领牛奶。


 


他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一反常态的沉稳,他说,嗯,想好了。


 


喻文州用他惯用的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少天,你知道我一直尊重你的决定。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念起少天两个字的时候,卢瀚文总还是能听出属于少年的柔软,就像黄少天无论什么时候叫队长的时候,总有一种勃勃的生机。


 


“夜雨声烦是剑圣,只有站在巅峰的人才配拥有他。差不多差一点还能打还需要努力这些修饰词通通不行。”


 


黄少天的语气又变得轻快里带着点骄傲,让卢瀚文想起他十二岁的夏天,黄少天问他,小鬼,你知不知道现在荣耀里最厉害的剑客是谁啊,没错就是本剑圣——


 


他默默的收回了推门的手,退回自己的房间,退回被子里,他还想退回十二岁的夏天,但也只是一想,他是蓝雨的攻坚手,他需要做的事就是向前,无论身后谁倒下,无论出现怎样的失误,他都只需要向前,这是蓝雨对他的托付,这是他对蓝雨的信赖。


 


接喻文州和黄少天去机场的车来的很早,越过窗口,卢瀚文看见夏天凌晨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深沉的蓝色,厚重而无云,点着几盏星影。


 


 


决赛开始前两小时,卢瀚文守在电脑面前等直播,凌晨三点他却一点也不困,把账号卡插进去又拔出来,第八次这样做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卢瀚文迅速拿起来按了接听。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睡眠不足长不高的,还想不想长到一米八?”那边一连串的教训翻山越岭的朝卢瀚文砸来。


 


卢瀚文嘿嘿笑了两声,装作委委屈屈的说:“我睡啦,是黄少你的电话把我吵醒的!”


 


那边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了一阵。


 


“卢瀚文。”黄少天语气严肃。


 


“嗯。”卢瀚文很用力的点点头,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


 


“你今天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你要超越的,是谁。”


 


卢瀚文的心突然变得滚烫而明亮,像一道窗帘也遮不住的夏日阳光,却如剑锋般锐利,疼的他灵魂都跟着一颤。


 


他突然想奔跑,想放声大笑,想操纵流云乱战一场,于是他站起来,推开阳台的门,遥望着东边,深吸一口气。


 


“黄少!你们那里对我来说已经是昨天啦!”他大声地说。


 


黄少天也在那边大笑起来:“对对对!我都忘了,你已经是明天啦!”


 


他笑得最后一个尾音都有点发颤,猝不及防的切断了电话。


 


几乎是卢瀚文把手机从耳边放下来的同时,喻文州的短信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以后不要通宵,对身体不好。”


 


“报告队长~黄少给我打电话我才醒的~”


 


“那你醒来接电话的速度还是挺快的。”


 


卢瀚文哀嚎一声,果然什么事都不要想瞒过喻文州。


 


天快亮了。


 


 


第四届世邀赛,中国代表队夺冠,决赛中夜雨声烦靠和队友完美的配合策应,绝地反杀,出其不意逆转战局,仅剩4%血量的剑圣,成为站在战场上的最后一人。


 


赛后新闻发布会,黄少天宣布退役。


 


 


新赛季开始,喻文州把一张账号卡递到卢瀚文的面前,卢瀚文摇摇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抬头看着喻文州:“我还没准备好。”


 


喻文州笑了,眼底有些怀念。


 


卢瀚文问:“队长不说点什么吗,我昨晚可是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怎么说。”


 


喻文州有点担忧的开口:“要保证睡眠质量啊。”


 


卢瀚文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


 


喻文州一下子笑出来,似乎之前是故意在逗他,他保持着递出夜雨声烦账号卡的姿势没变,右手伸进兜里掏出来另一张账号卡,写着索克萨尔。


 


他两只手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仿佛是在向卢瀚文展示这两张号称剑与诅咒,蓝雨双核的神级账号卡。


 


“我十七岁那一年,我的队长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递到我的面前,我和你说了一样的话——我还没有准备好。”


 


卢瀚文满脸写着惊讶。


 


“你的这个回答,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回答。”喻文州假装遗憾的叹了口气,“所以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队长——”卢瀚文笑着叫了一声。


 


新赛季开始不久,蓝雨因为没有了黄少天,就连夜雨声烦也没有像人们料想中一样由卢瀚文接手,卢瀚文依旧使用流云,担任着攻坚手的角色,整个蓝雨的状态明显是在调整摸索之中。


 


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卢瀚文:“为什么没有选择接替黄少天的账号卡和位置,是因为个人能力限制吗?”


 


卢瀚文一如往常的带着自信而灿烂的笑意开口:“不是,我不会成为他,我会超过他。”


 


如此笃定又战意十足的话一出,场下一片哗然,纷纷向刚刚失去一路并肩奋战将近十年队友的喻文州投去不可思议的目光,喻文州却带着他招牌的没有丝毫破绽的微笑,并不打算做出反驳。


 


深夜的训练室,卢瀚文默默的给正在直播试玩新游戏的主播刷了个游艇,然后迅速退出了房间。


 


“瀚文。”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后,“怎么这个点还不准备睡觉。”


 


卢瀚文迅速强制按了主机的关机键,心虚的笑了两声:“刚才洗澡觉得自己长高了,就过来量量。”


 


喻文州仿佛没听见他说什么:“少天的直播时间总是太晚了,可是他在国外,白天有课也没办法,改天跟他商量商量吧。”


 


卢瀚文慌了:“你可别跟黄少说我大晚上看他的直播,我会被他念死的!”


 


喻文州在笔记本上随手写了一串号码递给卢瀚文:“这是少天在国外的联系方式,想他就给他打电话吧。”


 


卢瀚文对着纸条欣喜了一秒,又变得有点犹豫:“黄少离开这么喜欢的蓝雨,和只是见不到他的我比起来,一定要难受的多,所以……等到他能真正觉得离开蓝雨不亏的那天,我再联系他吧。”


 


喻文州抬起手来摸了摸卢瀚文的脑袋,虽然卢瀚文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


 


“瀚文很温柔啊。”


 


卢瀚文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嘿嘿。”


 


喻文州摸着摸着突发感慨:“好像的确和我差不多高了,去量量吧。”


 


卢瀚文哦了一声,乖乖的跑到那只傻笑的长颈鹿旁边,靠墙站好,着急的问喻文州:“队长我多高啦,有没有超过你啊,有没有到一米八啊。”


 


“一米七七。”喻文州答道。


 


05


 


“连世邀赛也不打了吗?”卢瀚文站在门口看着喻文州收拾行李。


 


“是你们的时代了。”喻文州平静的说,以一种阐述事实的口吻。


 


“队长——”


 


喻文州伸出食指压在嘴唇上,示意卢瀚文不要说下去:“从今天开始,你才是队长。”


 


十四赛季,蓝雨亚军,喻文州宣布退役,由卢瀚文接替队长一职。


 


睡觉之前卢瀚文突然觉得很饿,摸索到训练室的休息室,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牛奶来,冰冰凉凉。之前放在喻文州房间里给他热牛奶的微波炉突然有一天出了点小故障,卢瀚文自告奋勇的修了修,结果小故障变成了大问题,终于不值得去修,被丢进了杂物间,在一个卢瀚文并不知道的年末被清出了蓝雨。


 


他进入蓝雨的时候,年纪实在是太小,懵懵懂懂的哭,懵懵懂懂的笑,懵懵懂懂的长大,这个职业的寿命太短,很多事情来不及细想,就过去了,更何况又是一个懵懂的他。


 


报废的微波炉,耳朵卷了边的长颈鹿,被换掉的夜雨声烦的海报下面露出一块和周围墙面颜色不搭的雪白墙体,蓝雨大楼去年外面整体翻修了一边,换上了敞亮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更广阔的天空,做双皮奶最好吃的食堂师傅两个月前退休回家抱孙子了,经常来讨食吃的黑白花纹的野猫已经十一天没有出现了。


 


琐碎又模糊的片段,热闹的掌声,明亮的奖杯,一起揉碎在风里。他突然想起八岁那年他学自行车,爸爸妈妈在后面扶着,他们说,瀚文,你只管往前骑,爸爸妈妈在后面保护你。于是他就奋力地往前骑,风景呼啦啦翻过,风呼啦啦吹过来,他骑出了好远,回头一看,爸爸妈妈早就放手了。


 


队长说,说你想说的,做你想做的,剩下的交给队友。


 


黄少说,你要快点长高,你长到多高都很好,瀚文谁欺负你啦,小家伙快跑,要早睡要早起去B市要穿棉毛裤每天来领你的牛奶专心一点发什么呆……黄少说了真多,黄少还说,卢瀚文,你给我看好了。


 


他不习惯喝冷牛奶,突然觉得很委屈,于是眼泪就先掉了下来。


 


可是他要长高,要撑起蓝雨,于是他一边哭,一边喝完了整瓶冷牛奶。


 


卢瀚文把牛奶瓶子扔进了垃圾桶里,抹了抹眼泪,路过门口时对傻笑着的长颈鹿说:“从今天起,我就是蓝雨的队长啦!”


 


那一晚他睡得很踏实。


 


 


第六届世邀赛,北京。


 


卢瀚文在邱非和宋奇英中间落座,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接着喻文州就推门进来了,卢瀚文一声队长卡在嗓子眼里。


 


“大家好,我是联盟本次世邀赛总执行喻文州。”


 


“这种感觉好奇怪——”卢瀚文趁喻文州离开的间歇,大声的抱怨,“这就好像你要离开父母去上学,出门之前还生离死别一样大哭一场,结果到了学校发现班主任还是他!”


 


一桌人都被他逗笑了,就连宋奇英也摇着头笑了笑。


 


接着很多人就都笑不出来了,接下来依次走进会议室的是,领队叶修,教练韩文清,经理王杰希。


 


“这哪是上学啊,这简直是重回襁褓。”卢瀚文摇着头说,“也不能因为这次在家门口不用报销随队人员路费就使劲给我们增加压力啊。”


 


他一边说,一边探头往门口看,再也没有人走进来,倒是叶修和喻文州在旁边聊天,聊到特邀解说,喻文州说联盟执意要周泽楷去,因为露脸机会最多,不能浪费。


 


卢瀚文有点莫名的失落。


 


简单介绍完之后,每个人轮流登记比赛要用的账号卡。


 


“卢瀚文,夜雨声烦。”他对着拿着登记册的王杰希说。


 


几个人齐刷刷的看向喻文州,喻文州只是笑着对卢瀚文点了点头。


 


“想好了?”叶修挑挑眉问卢瀚文。


 


“夜雨声烦是剑圣,只有站在巅峰的人才配拥有他。”卢瀚文笑着说。


 


王杰希点了点头,刚要下笔写,又停住,把登记册交给右手边的叶修:“突然忘了夜雨声烦怎么写了,你写吧。”


 


叶修接过来,突然唉哟一声:“不行不行,我一想到这四个字就头疼,来来来,文州写。”


 


喻文州笑着接过来写好,对走过来的卢瀚文小声说:“偷听别人说话可不好,卢队。”


 


卢瀚文突然觉得脸很烫,很大声的叫喻文州:“队长!”


 


一屋子的人都回头看他,卢瀚文这才想起来,一屋子都是队长,就连他自己也是。


 


 


决赛前两小时,选手已经在休息室准备了。卢瀚文捏着手机看了很久,突然站起来:“我去打个电话,很快就回来!”


 


这种要求其实很无理,但他的队友们没有一个脸上有不悦的神情,作为队长的邱非只是淡淡的嘱咐了一句,快去快回。


 


他拨通了那个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响了一声,立刻接通。


 


卢瀚文说:“你怎么没睡觉啊!”


 


那头的人说:“睡了啊,被你这个死小鬼吵醒了!”


 


卢瀚文笑起来。


 


那头的人有点不高兴:“你笑什么笑什么笑什么!”


 


卢瀚文还是笑:“嘿嘿,不告诉你,这是我和队长的小秘密。”


 


那头的人很嫌弃:“好的不学学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卢瀚文深吸了一口气:“黄少,你看好了。”


 


 


中国代表队夺冠,全场mvp,夜雨声烦,操纵者卢瀚文,他全然不似多年前黄少天诡谲多变的打法,他的打法更为强硬,更为直白,但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剑客中的又一巅峰。


 


新闻发布会,抛给卢瀚文的第一个问题就很尖锐:“请问你认为自己是不是已经超越了当年的黄少天?”


 


卢瀚文从容自信的拿过话筒:“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影子,我会成为他们的骄傲。还有——”


 


全场一片寂静,都在等待着他的重大转折。


 


他拿着话筒,四周环顾了一圈,看见坐在他左手边的邱非和乔一帆,看见场下有点担心的看着他的高英杰宋奇英郭少,突然想起来不久前蓝雨刚公布他为新一任队长的时候,也曾经饱受媒体非议,被批成没有前辈的指导就一无是处,谋略不如喻文州,技术不如黄少天,根本配不上队长二字。


 


本应该忙的团团转的邱非突然问他,PK吗?他很直白的回答完记者的刁难后总是会收到宋奇英的私信,开头永远是“我觉得你不应该……”乔一帆永远是安慰人的一把好手,给他温柔分析利弊,卢瀚文给他打着电话,突然发现高英杰在微信上找他,乔一帆就笑着说,英杰安慰人永远只会用岔开话题这一招。打开弹窗,果不其然是一句上次给你寄的点心礼盒最喜欢哪钟?郭少就直白的多:“你不要不开心,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卢瀚文拿着话筒还有的很久,突然笑了,笑的一脸烂漫:“还有我饿了,我能先去吃饭吗?”


 


邱非淡定的批示:“去吧。”


 


乔一帆叹了口气,卢瀚文小声说:“我把英杰给你叫上来!”


 


下了台就把高英杰往台上推:“一帆叫你!”


 


卢瀚文自己撒腿就跑,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里去,逆着拥挤的人流,逆着闪光灯和话筒,向着舞台的外面,向着那片已经昏暗的天空。


 


他终于在工作人员通道的尽头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没有喊,只是一直向他们跑去,笑着向他们跑去,跌跌撞撞的向他们跑去。


 


两个人像是有感应一般回过头来。


 


黄少天笑道:“有什么急事要通报,跑的这么着急。”


 


卢瀚文挥着手大声的说:“队长,黄少,我长到一米八啦——”


 


他看到一片晴朗的夜空。


 


End


 


真 写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


把自己感动坏了......

评论

热度(5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