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蓝雨中心]路漫漫其修远兮

六花亭:


蓝雨中心。


喻队生贺《在黄昏融化了春雪以前》的小剧场,略EG写着玩儿的。


和正文稍许相关,可先看前文,也可独立阅读。





1.


 ——如果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回到十年前,你会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喻文州看着邮件里的这个问题,手指搭在键盘上停了几秒。他猜想,这样的提问大约来自于处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还带着天真的幻想。


“少天,这题你怎么回答的?”


“我看看我看看……十年前这个啊,我当然是发自肺腑地说了真心话!我们大蓝雨是全联盟最厉害的战队,好好练习啊未来的剑圣同志,今后无论什么冠军都会轻而易举拿得下!还有还有,魏老大会做对手杀回来所以现在千万不要对他手下留情,食堂今后每周二推出的虾饺要用抢的,办公楼三楼的洗手间可能会闹鬼千万不要半夜去……”


听黄少天越说越离谱,一边负责新闻宣传的小吕直接把他拖到一边:“黄少你给我好好想好好写,这答案全部打回重写,不要干扰喻队思路!”


小吕是这两年俱乐部招来的新人,文字功底扎实的很,对外宣传也很有一套。最近国家队夺冠回来之后采访邀约多得紧,几乎都是他在把关。喻文州那边基本无需他操心,蓝雨的队长向来只会让媒体苦手,唯独黄少天时常天马行空和他你来我往地折腾,累得他连口头禅都变成了“再赐我个喻队吧”。


 


办公楼洗手间闹鬼的传闻由来已久,追溯源头,也还是从黄少天那儿来的。


第四赛季,黄少天和喻文州都遇到了新秀墙,喻文州主掌战术场面上风头没有黄少天那么盛,摔得便也没有他那么狠。


夜雨声烦连续三场被对方找准时机带走,最后蓝雨在季后赛次轮就败下阵来。赛后记者会上媒体提问刁钻得很,虽然喻文州都坦然漂亮地回应过去,但黄少天满腹的憋屈却没处消散。在小会议室开完总结会以后,他直接把自己关在了那层楼的洗手间里。


耐心等了二十分钟,霍桐还是来敲了隔间的门。


“少天,回去了。”


“不要,我想冷静冷静。”


“要多久?”


“今晚我就呆这儿了!”


“快熄灯了,回宿舍冷静不了?”


“你就当我夜不归宿好了!反正今天开始也到夏休了我也不违反规定!”


“胜败乃兵家常事,下赛季再赢回来不就好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才没有因为这个就打算消沉下去!我就自己思考思考人生!”


“那回去思考吧。”


“不要。”


……


霍桐哭笑不得地出了门来,对站在门口的喻文州摇了摇头:“劝不动这小子。”


喻文州却是猜到了结果,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进去看了看状况。


黄少天一早就猜到之前停在门口的脚步是喻文州,闷声闷气地开口:“队长,你别劝我,就让我一个人想想。”


“好,我知道了,我在宿舍等你。”出乎霍桐意料,喻文州竟也没再劝说,就这么招呼他走了。


“少天那边……”


“没事,他一会儿就会回去。”喻文州说得笃定。


 


另一边,黄少天抱着胳膊倚在隔间的门上,脑中还不断回放着最后夜雨声烦倒下的一幕,心中郁气几乎想通过长啸来发泄。


在第一次面对失败的挫折的时候,日后大名鼎鼎的“妖刀”此刻也不过是个七情上脸的少年。


他正苦苦思索之前那场他换个角度翻盘的可能性,忽然听到一阵风从门缝里刮过,吹出“簌——”的长音。黄少天打了个激灵,曾经听过的传言这才突然冒了出来——


“这办公楼下面曾经埋了一对殉情而死的情侣,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听到他们呼唤对方的名字……”


当初对这传言黄少天一听而过满不在意,但这会儿一但冒出了头,胡思乱想就止都止不住。何况,三楼的这间洗手间少有人使用,窗户外面被榕树的枝叶遮得满满当当,顶上的灯坏了一盏还没来得及更换,惨白的冷光照得小空间里带点阴冷的错觉。


“怕什么呀别瞎想!”黄少天跺了跺脚给自己打起,小声嘀咕,“哪有什么——”


然后,他听到了隐约的、诡异的人声从隔壁传了过来——


“你……打!”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哪里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一阵狂叫夺门而出,以从没想过的极限速度直奔宿舍而去,一口气爬上楼也没歇气,直到推开门看见房内大亮的灯光和正在泡脚的喻文州才终于放下了一颗心来:“队、队长,洗、洗手间,鬼……"


“怎么回事?慢慢说。”


喻文州听他手舞足蹈地描述了刚才的经过,略一沉思:“真的不是听错了?”


“怎么可能!我听力顶呱呱!绝对是有人在说话,一时模糊一时清楚,听起来还觉得耳熟,实在是太可怕了啊啊啊!”


“这样……那我有机会去和经理反映一下,你也别担心,就算是有鬼,人家可能也只是好意劝你回来休息呢?”


黄少天一口气喝完了喻文州倒的给他安神的牛奶,一边刷牙一边说话,也不管嘴里还含着泡沫,不自觉地变成了广普的调调:“队长我跟你讲我才不系在害怕,我系好奇,好奇而已。我也觉得就算系鬼我蓝雨也不出恶鬼的!但是,为咩连鬼都系男的啊说好的情侣呢……”


 


第二天的早饭时间,黄少天又再一次把食堂当作剧场,添油加醋地描绘了一番前晚的经历:“所以我告诉你们,办公楼下面有殉情的情侣的传闻,搞不好是真的!啊,多么凄美的故事!”


“黄少,队长呢?”有队员端着餐盘过来招呼。


“我也不知道,好像去经理那边了,我刚打他手机也没接。”


而此时的喻文州,正淡定地站在办公楼三楼洗手间,昨晚黄少天锁着自己的隔间左边一间的位置,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他看了眼上面黄少天的未接来电,把铃声重新换回了习惯性用的欢乐颂。


被他换掉的那首铃声,一看标题就是自己录制的,上面写着:


“少天—梦话”。


至于闹鬼的传闻?让大家娱乐一下,顺便督促队友晚上及时回宿舍休息,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2.


夏休刚过,一个消息不声不响地腾空而出:徐景熙失恋了。


当这个新闻在蓝雨传开的时候,其爆炸性不亚于当初爆出正当打的叶秋突然从嘉世退役。


更关键的是——徐景熙你到底什么时候脱的团?!


徐景熙中午刚回房间,就被屋子里那一群以黄少天为首的,气势汹汹又带着怜悯的眼神吓清醒了。


“那个,出什么事了?”见势不妙,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对面的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黄少天一把推出了宋晓:“既然是你最先发现的,那组织交给你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来,把网页放给这个叛徒看看!”


宋晓把手机递了过来,徐景熙接过一看,是荣耀论坛的界面,点开的帖子上标题被加了红:


“不要试图和游戏宅男谈情说爱”。


 


作为一个虽然没有入选全明星但是十分有理想有抱负的奶,徐景熙在荣耀之外最大的热情都投给了“找一个一起打荣耀的女朋友”这件事情上。


他的这个传说中的“女朋友”,说来也简单,不过是夏休的时候他闲着没事开了个小号上网游里转转,组了个野队和队里一个姑娘看对了眼,巧的是这姑娘刚好蓝雨第一奶的忠实粉丝,从徐景熙出道起就尽职尽责地做好了一个脑残粉的所有工作,画图截图花痴盖楼做mad,连灵魂语者所有出场的比赛都全部载了下来归类做网盘,甚至开了个博客每天记下想对他说得话。


徐景熙有一回从荣耀论坛里无意中摸了过去,看到新发的博客写着:


“吃饭的时候,想如果可以和你一起去荣耀餐厅就好了;


收拾屋子的时候,想如果可以把一柜子的灵魂语者周边和你分享就好了;


打荣耀的时候,想如果可以跟你一块儿去落日瀑布看夕阳就好了。”


读到最后一句,徐景熙的小心脏嘭地炸开了花,坐在电脑前面乐了半小时,左思右想,回到论坛里给妹子发了条站内信。


 


“然后呢?”


“然后一来二去,我就觉得,挺喜欢她的……”徐景熙苦着脸,“问题是,这不过是一个礼拜之前的事情啊!你们怎么知道这帖子里说的是我?”


他低头看了眼页面,还没扫到文字,主楼那张截图他就恍然明白哪儿漏了底:这张他和妹子两人一起在溪山城看风景的图里,他用的小号是队里众人都认识的马甲……


“这才几天就被姑娘吐槽?”林枫一脸不可思议,“景熙你这是刚热恋期就被人嫌弃了?”


“别吵别吵,都来看看人姑娘是怎么说的,”黄少天抱着PAD刷开了帖子,开启了棒读:


“第一天,他带我去落日瀑布,我觉得心都化了。


第二天,他带我去溪山城,科普了两个小时蓝溪阁和蓝雨的好。作为蓝雨粉我还挺开心的。


第三天,他不知道要跟什么人2vs2PK,我就干坐在旁边等了三小时。


第四天,他说要去刷稀有材料,嫌弃我水平不够,跟别人组队去了。


第五天,我试图和他聊聊生活,他说在做训练,我还以为是健身,结果他说,要按时训练才能保证打荣耀的状态。


第六天,我问他游戏之外还喜欢做什么,他说,打荣耀啊。


第七天,我是无能为力了,决定来问问大家,和宅男有办法谈情说爱吗?”


黄少天的声音在房间里停了下来,郑轩抬头上上下下地把徐景熙打量了一番:“那个景熙啊,我问你,你有和人家妹子说过你是谁吗?”


徐景熙一脸“原来如此”的恍然大悟状:“原来……应该先告诉她我是谁吗?”


 


林枫拍了拍他的肩膀,摇着头走出了房间。


郑轩露出“这个可怜的孩子”的表情,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李远自言自语着“无法脱团看来是蓝雨的宿命”,叹着气走出了房间。


宋晓恨铁不成钢地留了句“你还是跟荣耀女神谈恋爱吧”,握着手机走出了房间。


黄少天看着眼神死的徐景熙,最终咽下了预计长达五分钟的吐槽,丢了句“夸蓝雨夸得不错啊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嘭”地带上了房门。


 


等到晚上霍桐把徐景熙召唤到一边的时候,徐景熙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景熙……”


“经理,一切都是误会!”


“失恋?”


“没有恋爱没有失恋,绝不影响情绪不影响训练,请组织相信我!”


“那个姑娘?”


“让往事随风!”


“这样就好,”霍桐语重心长地看着他,“景熙,就算真的谈恋爱了也不要紧,是好事,只不过为了战队内部和谐,还是低调一点的好。特别是马上过两天就是七夕,我昨天还听到少天说,要怒烧脱团狗什么的。”


徐景熙欲哭无泪,心道经理你这明明是赤裸裸的威胁!


“还有,相关的事情,你也别问其他人的建议了,一个个都没谈过恋爱,能说出什么空道理来?实在不放心的话,你去问问文州。”


“经理我真的不是谈……”徐景熙话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错过一个绝佳的八卦,“等等,队长有过女朋友?”


“没有,不过他相亲已经经历了不少回,喻妈妈特别热衷这事儿,之前还来问过蓝雨到底什么时候能招女队员……诶,这事儿你们不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霍桐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略带尴尬地回头,看喻文州拿着个文件夹,难得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


徐景熙眼观六路,直觉告诉他此刻是撤退的绝佳时机:“经理、队长,那我先走了。”


“景熙。”


“刚才我真的没在意听,队长再见经理再见!”


徐景熙侧着身子一路小跑而去,霍桐殷勤地给喻文州倒了杯茶:“来来来工作时间不谈私事,文州啊之前那份计划……”


 


蓝雨众的脱单之路,还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评论

热度(251)

  1. Yu沐六花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