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黄少天中心向】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它

北川有暖:

*ooc归我,粮食向


*和小七老师的换粮, @那撒修  1.2w字,请笑纳。


*无CP,全员友情向。


 


 


比赛结束后,黄少天忽然不知道心中哪来的一阵烦躁,他脚底抹油偷溜的时候正好被喻文州和卢瀚文撞了个正着,黄少天丝毫没觉得尴尬,他讪笑一下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哈,小卢啊,待会和队长好好接受采访哦——哎哟我肚子有点疼,我先走了,一会要是迟到了你们就先忙吧!”


 


“黄少?”卢瀚文一脸茫然的看着飞速跑上楼梯的黄少天,“队长,卫生间不在楼上啊。”


 


喻文州了然的笑了笑,合上手里的本子,手中的笔习惯性的转了转:“让我想一想,上次看到少天这个样子,好像还是在刚出道那会吧,被偶遇的叶修前辈揭穿了他当初满世界抢boss的过往。”


 


跑上楼的黄少天靠着墙听完了两个人的对话,撇了撇嘴,他看起来很慌乱吗?不,这种词是不会出现在他黄少天的字典里的,从少年时到现在,即便是身前站着杀气冲冲的对手,他依然敏锐冷静,不见慌乱。


 


毕竟他可是剑圣啊。


 


但是今天比赛的时候,他还是有两个机会没能抓住,而且还出现了小失误……黄少天懊恼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真是糟糕,他才不是因为这次没发挥好,才故意逃避采访的。


 


黄少天当然不是肚子疼,所以他的目的地自然也不是洗手间,他的目的地是比赛场馆的天台,那里的视角很好,趴在栏杆上可以俯瞰到来来往往的车水马龙。


 


不过他到的时候,只闻到了一阵扑鼻而来的香味。


 


这什么味道?


 


黄少天诧异的看过去,只见楚云秀倚着栏杆,斜斜的披着烟雨队服,手中夹着烟,半边好看的面容藏在烟雾里,剩下的半边隐在夕阳中,像极了传说中仕女的半面妆,神秘却自带慵懒。


 


他可以肯定了,这香味来自楚云秀手中的女士烟,瞧她这夹烟的方式,和叶修别无二致:“哟,楚队,跑到这里来抽闷烟了,是打算把采访的工作都丢给你们的小忍者?”


 


“是你啊。”楚云秀回头,美目流转,闲闲的吐出一口烟雾,“少天又是来找我借女士烟的?”


 


“云秀啊,咱们能不能别提这件事,好歹都是同期出来的,别胳膊肘往外拐,帮着老叶损我。”黄少天有些郁闷的说道,因着魏琛退役的事情,他对嘉世和叶秋一直怀着不满,加上少年人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所以在与嘉世的比赛结束后,黄少天偶遇抽烟的叶秋大神,主动进行了挑衅。


 


“表现不错,但还是太浮躁了点,老魏把你教的挺好的——怎么,你总是盯着我手里的烟,是想抽烟么。”哪料对方脸皮极厚,根本不在意他的挑衅,反而晃了晃手里的烟转移了话题。


 


本着输人不输阵的想法,黄少天被他人生中的第一支烟呛的怀疑人生,觉得这怕同样也是他人生里的最后一支烟,倒是把对方看乐了:“原来是装的啊。”


 


“要你管。”黄少天一边咳嗽一边怒视叶秋,心里却想着待会如何解释他浑身上下这一股刺鼻的烟味。


 


“楚云秀表现都比你好,我说……你可以去找她借支女士烟试试,味道很香的。”叶秋嘲笑道,黄少天顿觉不服,这话莫不是在嘲笑他磨磨唧唧的像个姑娘家,偏生这人还是劲敌嘉世的队长,刚在赛场上把自己按在地上摩擦的人,要是他们自个儿队伍里的,他早就关上门打一架了……毕竟能动手解决的事,话唠也是不愿意多说的。


 


但黄少天虽然不服,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因为他真的不会抽烟。


 


“说起来你的账号卡叫夜雨声烦,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叶秋沉思了一下,忽然恍然道:“当初抢蓝溪阁boss的是你吧?”


 


“前辈好。”喻文州看着落荒而逃的黄少天,有些诧异,但还是跟叶秋问了好,“少天怎么了?”


 


“大概是肚子疼吧。”叶秋了然一笑,唉,少年人的脸皮到底还是有些薄的。


 


谁料想下次和烟雨比赛的时候,楚云秀直接递给了黄少天一支烟,他懵着脸看她,却见美人莞尔一笑:“叶队让我送你的烟。”


 


卑鄙!阴险!无耻!黄少天登时在心底把叶秋问候了一遍,这人怎么可以在楚云秀那里揶揄他,他只是不愿意抽烟,谁愿意一天到晚的当个老烟鬼,啊不,他绝对没有说魏琛坏话的意思。


 


“我可不是帮叶修损你。”楚云秀把烟按灭在墙上,却是没有再拿出一支新烟,只是找出打火机按了按,一簇小小的火苗瞬间从打火机顶端窜出,她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已经戒烟半年了,但是今天风城烟雨躺在地上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要退役?”黄少天警觉的问道,得到了楚云秀的微微颔首,他震惊的看着她:“不是吧,四期里第一个退役的居然会是你,不是,你怎么就要退役呢?”


 


楚云秀轻笑道:“王杰希都退了,我只比他晚一年出道,怎么就退不得?”她盯着打火机顶端的那簇随风摇晃小火苗,眼神却比它还要明亮:“少天,你不要总觉得退役这个词离我们很遥远,你很清楚,韩队和张佳乐退役之后,前边的就只剩下杨队和王队了。”


 


“王杰希太累了,微草需要进行全新的调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杨聪前辈也差不多是这赛季结束了……如果不是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谁愿意放弃?”


 


“我对烟雨已经尽力了,俱乐部方面坚持要求出现的阵容实在翻不出什么新的花样来,还好两个小姑娘都成长了很多,李华也可以独当一面了,风城烟雨的接班人也已经找好了。”楚云秀又点燃了一支烟,却是没有放到唇边。


 


见黄少天好似被她也带的情绪低落起来,她抿唇一笑,大姐姐一样的摸了摸他的头,“不要惋惜,虽然有些遗憾烟雨没能拿到一个冠军,但这赛季的表现还是挺不错的。而且单论我个人的话,已经是世界冠军了哦——少天,蓝雨可是今晚比赛的获胜者,让你们的队员看到,少不得以为是我欺负你了。”


 


“云秀,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难处?”黄少天忽然问道。


 


“难处啊,那可真是太多了,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情太多。”楚云秀蹙眉,“哎,被你看出来了,我马上就二十七岁了,家里催婚催的烦死了,从我出道开始就一天到晚的说什么女孩子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工作嫁人比较好,还有学做家务……我就算是学了那也是为我自己的人生规划,又不是为了嫁人。”


 


“这抽烟的习惯,也就是那时候学起来的。有了这习惯就更不好了,抽烟的女孩子嫁不出去什么的,又多了些念叨,我就不明白了,我这年薪也不错啊,犯得着相亲么?”楚云秀有些郁闷的跺了跺脚,高跟鞋与地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楚云秀的手,白皙纤细的手极其适合在键盘上飞舞,但如果这双手去做柴米油盐的家务,泯然于俗事,总让人觉得有些刺眼……倘若是主人心甘情愿的也就罢了,但楚云秀显然非常无奈。


 


“我是不是该找个人冒充一下我男朋友?李华太嫩了点,喻队倒是不错,可是太忙了。王队也不错,要不我就联系王队吧,反正他退役了挺闲的。”黄少天愣神的工夫,楚云秀的话题就已经拐了个弯。


 


“别吧,我觉得不行,你爸妈能接受他的大小眼?”黄少天下意识反驳,丝毫没有在意为什么楚云秀压根没考虑过他,毕竟他的气质没那二位沉稳,但他还是有心为同期的朋友们争取一下,蓝雨微草多年恩怨可不能便宜了王杰希,“咱们黄金一代那么多人呢,考虑三期的干什么,除了我们队长,李轩和张新杰也都挺不错的啊。”


 


“有道理。”楚云秀点点头,“对了,提起王队……他日子过的是真的闲,我上次看到粉丝拍到他照片,整个人都快成老干部了,抱猫遛狗的,除了买星巴克的习惯还没变,真是一点也看不出魔术师的影子了。”


 


“你没想过转会吗?”黄少天突然问道。


 


楚云秀愕然了一瞬间,终究还是把烟放到了唇边:“没有,从我接过烟雨队长的这个位置开始,我就没想过离开烟雨。说矫情一点吧,就是我在这里开始了我的青春,当然也要在这里结束了。”


 


烟雾中她勾唇一笑,笑容放肆如初见时飞扬跳脱的少女:“跟我谈转会,是对我能力的肯定,但同样是对我的……折辱。”


 


这句话简直太酷了,被惊艳到的黄少天忍不住要给楚云秀鼓掌,接着很酷的楚云秀就重重的打了个喷嚏,黄少天觉得是这姑娘不好好穿外套的原因,但楚云秀坚持认为是喻文州在采访里又笑盈盈的夸她的原因。


 


“楚队今天表现很好。”楚云秀模仿着喻文州的口气和微笑,然后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在自己外套外面又披了件黄少天递过来的蓝雨队服,“下次见面还你。”


 


“送你了,蓝雨剑圣专属队服——哎,君子动口不动手——我错了!你生日的时候我送你一溜色的口红行了吧,我去找苏妹子支招!”黄少天再次脚底抹油撤了。


 


“队长,我今天帮你争取了一下你的姻缘,但是好像失败了。”回去的车上,黄少天对正在闭目养神的喻文州说道。


 


喻文州连眼睛都懒的睁开:“你果然是和云秀聊天去了,也亏的你们俩平日里看起来没什么,不然蓝雨副队与烟雨队长一前一后缺席采访,肯定要被记者们大写特写。”


 


“他们懂什么,一天到晚乱讲……肯定又说云秀是为了逃避吧,之前说苏妹子拖累嘉世,后来又说她撑不起来兴欣,方锐跟我愤怒的叨叨了好几次说记者总是把他这个副队当作不存在,实在可气。”黄少天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要是对楚云秀有意思,那肯定是要反问她一句“你怎么不考虑我”,而不是在对方考虑王杰希的时候来一句“我觉得不行”。讲真,苏沐橙那边前有叶修后有方锐,其他人怕是没希望了,但楚云秀的话,他们队长还是很有希望争取一下的。


 


然后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提议道:“队长,我们下次去微草客场比赛的时候,让王杰希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嗯,我觉得可以。”喻文州说道,然后他睁开了眼睛看向黄少天:“少天,今天比赛里的失误,你怎么看?”


 


黄少天僵了一下,虽然很想否认,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承认道:“虽然有点不甘心,但还是必须得承认,我不想做黄金一代里退役的第一个人。”


 


他最近状态有点下滑,其他人或许还看不出来,只觉得他是一时失误,但喻文州是一定看的出来的,毕竟作为蓝雨双核,他们已经在各种训练比赛里朝夕相处很久很久了。


 


喻文州失笑:“这倒不会,云秀不是要退了吗?”


 


“啊?”黄少天诧异的看着他,“难道云秀已经找过你,跟你说了假扮她男朋友的事情了?”


 


“这都是哪跟哪。”喻文州哭笑不得,“我只是从烟雨最近几场比赛的细节调整里感觉到了一些,你不觉得风城烟雨的打法也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吗?”


 


“这倒没错,以前云秀被人诟病最多的是关键时候有些软弱,但最近却强硬了很多。”结合到从楚云秀口中亲耳听到她要退役的事情,黄少天瞬间恍然,“这很像第七赛季的张佳乐啊。”


 


第七赛季的张佳乐,拼尽全力绽放自己最后的璀璨,像是要把自己榨干一样,带着队伍勇往直前,只为了弹药光影背后的冠军奖杯,而第十三赛季的楚云秀,亦如此。


 


“少天,魏队退役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喻文州忽然话锋一转。


 


黄少天微怔,看了一眼坐在后座已经昏昏欲睡的队友们,卢瀚文的头早已经歪在了徐景熙的肩膀上,他收回神来,像是怕惊醒他们,又像是不愿被他们听到一样,小声说道:“还能有什么想法,无非是觉得魏老大是个胆小鬼,临阵脱逃……替蓝雨觉得可惜,因为他没拿到冠军,还有就是想要把叶修揪出来打一顿吧。”


 


“不过阴差阳错,谁又能想到魏老大的冠军又是在叶修带领的兴欣里拿到的?虽然魏队回来又走了,不过看他现在天天指挥兴欣的人抢boss,又有漂亮媳妇,还是挺幸福的。”黄少天感叹道,见喻文州还在看他,只好无奈的摆摆手解释道:“好吧好吧,我当时对你还是有点意见的。”


 


“我很担心你用不好索克萨尔,我也不能和你一起继承魏老大的心愿创造蓝雨双核,更担心我们不能打败叶修替他报仇……是杞人忧天了,但是现在想想,也不无道理,还好如今已经都做到了。”黄少天说道,“正如队长你所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我以为,我还有很长很久的时间。”


 


只是没想到,他已经开始状态下滑了,依照他的骄傲,黄少天觉得,他不会选择留在赛场上苟延残喘的,他有极大的可能会和楚云秀一起退役。


 


赢了比赛,输给了时间啊。


 


“我还以为打了一架之后你已经不会多想了。”喻文州摇摇头,显然对于那场发生在蓝雨卫生间里的少年打架斗殴事件不想多提,“还好我们没和王队一年出道,虽然第四赛季我们依然被前辈们虐的挺惨的,不过缓冲了一年,到底是好一点,不然可能要被打击的抱头痛哭了。”


 


这个画面太美,黄少天不敢想象喻文州痛哭的场景,他打了个寒颤,说起来,喻文州这样的人真的会哭吗?反正他自个儿以前年少的时候是哭过的,魏琛悄悄地离开蓝雨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场,就差给嘉世扎个小人了。


 


“那队长你当时是怎么想的?”黄少天追问道。


 


“我啊。”喻文州笑了笑,“我当时在想,一个人是没办法奋勇直前的,我们是一个队伍,必须要一起前进,一起努力……我会尽力,不辜负我们那两位队长对我的肯定。”


 


他们两个人的队长啊,多么久远的词。


 


魏琛与方世镜,好像是曾经那个开荒时代的代名词之一,魏琛还好,复出兴欣刷了刷存在感,但方世镜……是真的只留在人们记忆里了。


 


那么他们呢,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也只留在人们的记忆里,被旧人怀念,被新人不屑?


 


说到新人,除了戴妍琦卢瀚文邱非宋奇英几个新生代以外,黄少天觉得有必要提名一下七期那几个。


 


他对孙翔的印象不是很好,初见的时候就觉得这少年轻狂的不行,比他当年还要初生牛犊不怕虎,总之是一个非常讨厌的小孩子——全然忘记了自己其实也就比这个小孩子大三岁。


 


等到第八赛季全明星周末上看到唐昊以下克上之后,黄少天觉得唐昊是一个比孙翔还要讨厌的小孩子。他觉得这家伙这么狂,以后肯定要栽跟头的。


 


后来听苏沐橙说兴欣在百鬼夜行活动里把唐昊轰到天花板上之后,黄少天乐了好一会,想到唐昊气急败坏的样子就觉得有趣。看吧,少年人不要太过分,前辈们不发威,就被当作HelloKitty了。


 


但是在世邀赛上和这两个人成为队友之后,黄少天觉得还挺微妙的,这俩人当初的轻狂少了不少,眉眼里添了几分稳重,但意气飞扬的感觉还在,不过如今他们亦已经成为了联盟里的前辈,到了全明星上被新人挑战的时候。


 


和他们合作起来,作为队友,还是很值得信任与托付的。


 


一叶之秋和唐三打交给他们两个,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提到七期就不得不提到和他同职业的刘小别,微草有个小剑客出道,又是个手速达人——这件事黄少天自然一直有所关注,然后不禁感叹这少年的好运,一出道队伍就拿了冠军,这待遇可是只有张新杰才有的,不会因此飘起来吧?


 


刘小别当然没有飘起来,他还拿了第八赛季的单挑之王,可以有效的控制手速,是个冉冉升起的新星没错了,黄少天觉得王杰希眼光不错,但他们队伍的卢瀚文自然也毫不逊色。


 


结果第九赛季全明星上,卢瀚文惜败刘小别,这也就罢了,刘小别居然用飞刀剑剑指他的座位进行挑衅——过分,太过分了。


 


于是黄少天悄咪咪的比了个中指,让刘小别气死去吧。


 


不过他现在状态下滑,接下来比赛里要万分小心,万一让刘小别逮着了机会,完成了四年前的那场宣战,那该怎么办?


 


答案当然是凉拌,黄少天对此是平常心态。他觉得刘小别肯定也清楚,因为刘小别现在是巅峰时期,但如果把他拎出去和巅峰时期的自己对打,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


 


所以对此他倒是很洒脱:“这种情况不是很正常的吗,输输赢赢的,从进入职业圈第一天就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啊,被后辈打败什么的就觉得很丢脸的话,那还玩什么荣耀。”


 


“相反,我为剑客里有刘小别这样的家伙而感到高兴,如果他不是微草的而是蓝雨的就更好了,而且我相信小卢可以打败他的,是吧小卢!至于你说蓝雨会怎么样,蓝雨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吗?”


 


他是真的挺高兴的,无论是以后将会被卢瀚文使用的夜雨声烦,还是微草的飞刀剑刘小别,剑客里有这样优秀的选手,是件好事,就像战法里有叶修和孙翔一样……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而刘小别则表示:“黄少天前辈是永远的剑圣,我想打败他,但不妨碍我很敬重他,这点在整个荣耀的历史上是无法改变的,而我不过是个无知无畏的挑战者罢了。”


 


场面话说的倒是不错,只不过剑圣这个称号是给夜雨声烦的,可不是给他黄少天的。


 


“但妖刀可是给你的称号啊。”王杰希看着面前氤氲的火锅,漫不经心的向里面夹着菜,看着对面坐着的黄少天,“怎么就你自己来了,喻队呢?”


 


“听说你退役之后变成了王大厨,队长甚为好奇,于是出去买食材了,想看看你能不能做北京烤鸭给我们吃。”黄少天胡扯道,“好吧其实他是提前回G市了,有些事要处理。”


 


“你也要退役了?”王杰希问道。


 


“谁跟你说的!”黄少天惊诧,然后意识到不对:“什么叫我也要退役了,不是,云秀真的联系你了?”


 


“她果然也要退了啊。”王杰希一副恍然的模样,“我倒是没听她亲口说,谢谢你告知。我说的是苏沐橙,上次兴欣来B市客场比赛,叶修请了我们俩吃饭,还有嘉世的吴雪峰前辈,和我们微草的林杰前辈。”


 


“这阵容厉害了,不过方士谦没来啊?”黄少天随口问道,然后觉得不对,楚云秀到底打算找谁假扮男朋友,不是他们队长,也不是王杰希,难道真去找李轩或者张新杰啦?


 


“他说什么时候微草再拿个冠军他就回来看看,不然觉得丢人,上次才把柏清嘲讽了一顿,说的柏清怀疑治疗人生。”王杰希笑了笑,“然后你猜我说什么?”


 


“你大概非常绝情的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吧,没人有空理你。”黄少天哈哈一笑,“对了,苏妹子是什么情况,我没听方锐说苏沐橙有退役的计划啊,这下方锐岂不是要荣升队长了,副队大概会是乔一帆吧?”


 


“累了吧,苏沐橙这一路上都是流言蜚语的,兴欣在两位前辈离开后,虽然及时进行了调整,但也是这赛季才有转好的趋势,上两个赛季她经历的非议也太多了些。”王杰希说道,“叶修说那简单,把队长的担子丢给方锐让他忙去吧,苏沐橙趁着年轻赶紧再玩两年。”


 


“很对了,我也觉得赶紧玩两年比较好,虽然苏妹子没人催婚,但有些事情只有在特定的年龄做,才有特别的感觉。我记得她以前在朋友圈一直说她想去旅行,世界那么大,想要到处看一看……这下退役之后也有时间了。”黄少天赞同的点点头。


 


“所以你为什么要退役?”王杰希忽然问道。


 


“老了呗。”黄少天得意的笑了笑,“反正我才不是因为被刘小别打败了才觉得没脸要走的,你可别自以为是了。蓝雨的合同一年一续的,我想走就走,谁管得了我。”


 


“哦,那你退役后打算做什么?”王杰希倒不生气,他甚至还去给他的猫加了点猫粮,让小家伙自得其乐去了,“当解说?”


 


“那潘林和李艺博要失业了。”黄少天不客气的说道,“我想出本书。”


 


“内容垃圾话教学?我觉得你这本书肯定比字典还要厚。”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说道。


 


“回忆录!行吧,张佳乐说我又不是老头子,写什么回忆录,但他自己还不是退役之后跑去他那青梅竹马的城市开了个花店,时不时的在微博上更新一段矫情文艺的话,和回忆录有什么区别。”黄少天有些嗤之以鼻,“王队,我看退役的人好像就你现在是个无业游民。”


 


他掰着手指开始列举:“韩文清退役后还在霸图,叶修我就不说了,张佳乐开花店,林敬言我听方锐说他开了个咖啡厅……”


 


“我也不是无业游民啊。”王杰希递给他一本杂志,“我有向各种电竞杂志投稿的,你看,刊登了好几篇。”


 


黄少天讶异的翻了翻,然后有点茫然:“哪个是你?”


 


“这个啊。”王杰希指了指一个名字。


 


“你为什么叫昭君出塞?”黄少天有些呆滞。


 


“因为昭君出塞,打一中药名——王不留行。”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好冷的笑话。”一向所向披靡的黄少天感觉自己被噎到了,“不过队长这下说对了,我可不是黄金一代唯一一个退役的了,能和两大美女一起退役,说出去非但不丢人,还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但你还是最早退役的人。”王杰希并不委婉的进行了提醒。


 


“要你管。”黄少天撇嘴,然后他把他之前和楚云秀的对话简单的讲了讲,当然略去了他因为大小眼否决了王杰希假扮楚云秀男朋友的片段。


 


“这话倒也没错,你也可以理解为我把整个青春都献给了微草。”王杰希笑了笑,“所以很多人退役之后都不想在和圈子沾上关系了,因为已经付出了多年的精力,想要开启全新的人生,不想再被过去的各种事情所牵绊。”


 


“是这样。”黄少天想想了无音讯的季冷,还有中间消失了很久的孙哲平,表示理解。


 


“但依然有一些人,不舍的离开这个圈子,比如韩队,再比如我,再比如你……毕竟是青春嘛,不过在意的到底是故事,还是心情,就不得而知了。”王杰希岔开了话题,指了指杂志,“我可是在这里夸你了。”


 


黄少天定睛一看,上面写着这样一段话:“只有黄少天可以被称为妖刀,卢瀚文虽然很好,但他并不是妖刀。妖刀不是一把刀,它是一个灵魂,是黄少天使用的夜雨声烦,是黄少天时期的剑圣,黄少天的冰雨才是妖刀——”


 


“只是黄少天。”


 


黄少天大为感动:“王杰希你居然说的出来这么矫情的话!作为报答,我请你吃秋葵!”


 


“少走后门。”王杰希说道,“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剑圣是给夜雨声烦的,但是妖刀却是给你的。所以不用担心会被遗忘……总有人会记得我们的。”


 


“再不济,我是记得你说我大小眼的仇的。”王杰希笑道。


 


“嘿,黄少天,外套还你。”楚云秀和喻文州握手之后,把外套丢给了黄少天,黄少天想了会才恍然道:“我都忘了这件事了。”


 


“我还等着那一溜色的口红呢。”楚云秀轻笑道,“好了,接下来的比赛要加油啊。”


 


黄少天怔了怔,旋即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是四进二的比赛,本赛季烟雨拿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挺进四强,而楚云秀显然是打算宣布退役。


 


“我们会加油的。”黄少天认真的说道。


 


第十三赛季的夏天,在时隔六年以后,蓝雨终于迎来了它很多个夏天之中,又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第十三赛季的冠军是,蓝雨战队。


 


“所以我也是很惊讶,云秀居然找了张新杰假扮男朋友,据说父母都喜欢这种类型的,戴眼镜禁欲,而且精明能干,很加分的。”苏沐橙笑道,“所以轩哥啊,你输给了一幅眼镜。”


 


李轩无奈的笑了笑:“那我赶明也去配个眼镜,说不定虚空下赛季就拿冠军了。”这赛季虚空同样拿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成功挺进了四强,只是惜败于轮回。


 


所有人都很清楚,有一些人……在做最后绚烂的绽放。


 


“别这样嘛,下赛季虚空一定会表现更好的,毕竟大家都……后继有人。”黄少天拍拍李轩的肩膀安慰道,他知道李轩在想什么,无非是觉得虚空下赛季不会有这么好的成绩罢了。


 


“居然需要你的安慰。”李轩笑道,“你怎么不去安慰轮回的人?”


 


“你看周泽楷江波涛哪个像是需要安慰的,孙翔可能需要,但我怕我一说话他就炸毛。”黄少天摇头,“我倒是想安慰周泽楷,但这家伙出道的时候我就看他不顺眼,怎么可以有人比我还帅呢?”


 


“是是是,黄少最帅了。”苏沐橙笑嘻嘻的说道,“但我还是喜欢周泽楷那样少话的类型。”


 


“苏妹子你太叛逆了,伤透我心。”黄少天撇嘴,“多好的妹子啊,之前和老叶在一起,现在旁边蹲了个方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能不被带坏吗?”


 


“黄少天你少人身攻击啊,竞技场PK来吗,看本黄金右手把你按在地上摩擦。”方锐立即抗议,在妹子面前他可不愿意落下面子来。


 


“哟,方队有请,自然不敢不从……先等我宣布退役了再说啊。”黄少天把手里的奖杯递给喻文州,“队长,走吧,接受采访去了。”


 


喻文州把奖杯递给了卢瀚文,卢瀚文眨眨眼说道:“黄少,你这次不肚子疼啦?”


 


“多嘴。”黄少天瞪他一眼,“看见周泽楷了吗,苏沐橙都喜欢这样的,你要是想被小姑娘喜欢,以后就少说话。”


 


卢瀚文:“哦,那黄少你岂不是……”


 


“别说了。”黄少天觉得多说多错,有点忧愤。


 


“但我就挺喜欢黄少的啊。”卢瀚文冲他灿灿烂烂的笑了,“能跟黄少一起比赛,我就挺开心的,我特别喜欢蓝雨,黄少你等我打败刘小别前辈给你报仇。”


 


黄少天再次感动,后继有人了,微草和蓝雨还能再打十年——所以刘小别做错了什么。


 


宣布了退役的消息之后,黄少天懒的再和这些记者虚与委蛇,整个蓝雨战队也是不愿意接受采访,于是就一起去聚餐了。


 


“我先说明,我酒量不好,别趁着我要退役了就敬我酒啊。”黄少天警惕的看着端着酒走过来的李远和郑轩。


 


“那我们以茶代酒。”徐景熙提议道。


 


于是黄少天喝茶喝到直奔洗手间。


 


等他出来的时候,他意外的看到了喻文州。


 


“队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黄少天问道,喻文州并没有在这赛季退役,他和张新杰、肖时钦一样是战术大师,都是续航能力比较强的人,所以和自己不一样,不用因为状态一时的下滑就急于退役。


 


“替全队问一下你的打算。”喻文州说道。


 


“我要写本书,队长你记得买个一百本。”黄少天笑道。


 


“我买一百本!”卢瀚文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黄少天惊诧的回头,只看到其他队友都在,于是有些哭笑不得:“你们都围在洗手间门口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群架。”


 


“怕黄少你一个人悄悄地哭鼻子。”宋晓笑道。


 


“那我买两百本,送大家人手一本。”喻文州笑了笑,忽然走上前去抱了抱黄少天,黄少天猝不及防之间,只看到了他家队长眼眶里好像有点亮,“少天,记得常回来看看。”


 


“黄少!记得常回来啊!”徐景熙走过来又是一个拥抱,接着是郑轩、卢瀚文,蓝雨的每个人都走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揉了揉眼睛。


 


他有点震惊。


 


所以……因为他的离开,喻文州居然哭了啊。


 


黄少天忍不住笑了笑,挺好的,虽然不是抱头痛哭,但是……啊,怎么说呢,他挺感动的,于是他也揉了揉眼睛:“搞什么啊这么煽情,想看我哭是不是,我、我偏不哭!”


 


他的青春啊,从在荣耀里遇到魏琛的那一刻就转了个弯,直直的奔向了蓝雨,从训练营学员到蓝雨副队,这一路走走停停,所幸还有一种朋友一起并肩奋战,也有一众值得尊敬的对手相互鼓励。


 


回到蓝雨战队后,黄少天溜出来在一片黑暗里点了人生里第二支烟,然后再次被呛了个半死,他发誓,这绝对是人生里的最后一支烟了。


 


好巧不巧,叶修居然打了个电话,黄少天听那边动静,还挺热闹的,估计是在兴欣吧?


 


“退役了?”叶修问道。


 


“是啊,怎么,你来挑衅我啊……我跟你讲,虽然我很佩服你,但我一直也是看你很不顺眼想要打败你的。”黄少天清清嗓子,掩饰住自己被烟呛到的模样。


 


“联盟里有你看顺眼的人吗?”叶修嗤笑道,“都说了,抽烟的话记得抽女士烟。”


 


黄少天震惊的回头,看到叶修和苏沐橙站在那里,魏琛、方锐、喻文州、王杰希也在,楚云秀、李轩、张新杰、肖时钦、田森、李亦辉黄金一代的朋友也都在,就连张佳乐也在,这群人是结束了决赛后没回家,集体杀来蓝雨了吗?


 


“等等,这个时间,张新杰你居然没有睡觉?”黄少天震惊的看着张新杰。


 


“还有十五分钟。”张新杰看了看手表。


 


“嘿,不学好啊,居然学老夫抽烟。”魏琛走过来用力的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把他手里的烟接了过来,“暴殄天物。”


 


“老魏你居然会用这么高级的词了,果然是嫂子教的好。”方锐表示惊讶。


 


“我们是来围观你退役的,看看你有没有哭鼻子。”张佳乐笑道。


 


“咳,其实是来送别的。”肖时钦是个厚道人,他忍不住解释道。


 


“我懂。”黄少天点头,然后抬起头,“真是完蛋了,你们就是来看我哭鼻子的吧?我只是退役,又不是永别……”


 


然后他就很不争气的哭了。


 


结束了荣耀之旅后,黄少天也决定放松一下,把张佳乐拉了过来,制定了个旅行,先在国内没看过的景点中转一下,然后出国。


 


“我跟你讲,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才不会陪你出来,我很忙的,我才结婚两年诶,我还有花店要忙的!”张佳乐在咖啡厅里抗议道,然后就看到黄少天发怔,“你怎么了?”


 


“服务生,你这咖啡厅怎么还有电竞时代杂志啊。”黄少天拿起桌上的杂志,熟练的翻到其中的一页,跟张佳乐小声嘀咕:“这篇是王杰希写的,他笔名叫昭君出塞,你看,王杰希夸我了。”


 


“因为我们老板喜欢啊。”服务生小姐姐笑道。


 


“那我还真想见见你们老板了。”黄少天笑了笑,忽然听到门口有风铃声,他和张佳乐下意识的回头,只见熟悉的人站在那里。


 


“咦!老林!”张佳乐惊喜道。


 


“哟,是你们俩。”林敬言笑道,“真巧,沐橙和云秀刚走,你们俩就来了……瞧,这便利贴还是她们写的呢。”


 


苏沐橙和楚云秀也有个旅行计划,这点联盟的朋友们都是知道的,所以黄少天也没有很惊讶,他一边听着张佳乐和林敬言叙旧,一边寻找着两个姑娘在墙上贴着的便利贴。


 


“抄一段我特别喜欢的话吧……”他看到了苏沐橙的笔迹。


 


“只有黄少天可以被称为妖刀,卢瀚文虽然很好,但他并不是妖刀。妖刀不是一把刀,它是一个灵魂,是黄少天使用的夜雨声烦,是黄少天时期的剑圣,黄少天的冰雨才是妖刀——”


 


“只是黄少天。”


 


“再加一句,正如叶修只是叶修,苏沐橙也只是苏沐橙哦。”


 


黄少天忍不住笑了笑,然后他看到了楚云秀的那张便利贴。


 


“别的姑娘的故事里总是有一个无法忘怀的‘他’,小伙子的故事里总是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她’,而我们的故事里却只有一个‘它’。”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它——我们的青春啊,都在荣耀里呢,至于其他的嘛,就都随缘吧。”


 


挺好的,青春给了荣耀,那不再青春的时刻,便各自开启新的篇章好了,楚云秀找了张新杰假扮男朋友,苏沐橙开始旅行,前辈们结婚的结婚,开店的开店,至于他的话……


 


黄少天觉得,他如果写本书,那就叫“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它”吧。


 


END




【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

热度(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