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沐

不就是个手残?

淺花迷人:

#喻文州个人向
#喻队好棒,蓝雨好棒💕
#望食用愉快



「这个赛季蓝雨可说是大换血啊!原队长方世镜退役。接手神级帐号索克萨尔的,是这赛季刚出道的新队长喻文州。副队则是同时出道的黄少天,以及他自己的帐号,剑客夜雨声烦。不知道这个赛季,全新的蓝雨会带给我们什么惊喜呢?」

「说到新队长,去年微草也是如此啊。」

「是啊,去年微草队长王杰希也是一出道就接手神级角色王不留行以及队长职位,带领微草势不可挡地闯进四强。不知道今年喻文州又会如何表现呢?」


喻文州坐在选手区,看着双手,张开,握紧,再张开,再握紧。

黄少天坐在他旁边,既紧张又兴奋地在那儿唠唠叨叨个没完。

「队长队长,这可是我们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场比赛啊你怎么面不改色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也不兴奋啊你这样很不合群会没有朋友哒......」

喻文州看着语速比平常陡然快了一倍,标点符号都没地方摆了的黄少天,知道他也很紧张。

不可能不紧张。

不像几年之后,新老交替前总有一段给新人的适应期。

在现在,诸如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等人,都是甫一出道就得扛着队长或副队的重要职责直接上阵。

喻文州闭上眼。

他见过粉丝们对于手速下滑的老将的责备和谩骂。

也知道自己的手速没有状态下滑这层保护伞,肯定会被喷地更加惨烈。

可是那无所谓。

喻文州睁开眼。

不论比赛后粉丝们怎么说,都不是现在该考量的。

现在他唯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带领蓝雨赢得这场比赛。

如此而已。


「哎呀可惜啦,这里若能放一个六星光牢的话...」

「喻队长是不是有些紧张呢?手速一直没有上来...哎呀这边真是可惜啦,手速如果有飙上四百说不定就抢到这个时机了呢!」

「喻队长的状况是不是不太好呀?手速始终卡在两百上下......」


随着比赛的进行,蓝雨那一区的观众们渐渐安静了下来。

然后,开始有一些细碎的不满出现了。

而大萤幕上,比赛还在继续。


喻文州额角滑过一道冷汗。

快!

周围的节奏都是快的。

他不是没有设想过,也不是没有针对真正比赛的节奏进行训练过。

可是还是出现了偏差。

他的手速。

是他的手速,连累了整个计划。

屏幕灰了下去,索克萨尔倒下了。

队伍频道里,战术指挥还是一条一条有条不紊地刷出来。

可这又怎么赶得上战斗节奏?

本赛季第一场比赛,蓝雨告负。




走出比赛席,这一次失败,宣告着蓝雨在第四赛季征程的结束。

经过一个赛季,大家终于也明白了,喻文州并非什么状况不好,而是他的手速本来就慢。

对比起上一个赛季冲破新人墙的王杰希,喻文州的这道墙似乎更加坚硬牢固,似乎会跟着他整个职业生涯,一直一直横在那里,把喻文州连同蓝雨一起挡在墙的那一端。

众人的失望,不满,愤怒,自然不会藏着掖着,全部毫无保留地表达给喻文州知道。

像是那次,他们输的特别惨。

在离场的时候,有个宝特瓶打中喻文州的头。

随之而来的,还有声声叫骂。

「你到底把比赛,把蓝雨,把荣耀当成什么了?!就你这样的手残,赶紧退役去吧!」

喻文州充耳不闻,只默默地走过,却发现其他人没有跟上。

他诧异地转过头去,就看见黄少天捡起那个宝特瓶扔回去。

还朝着那个方向边比中指边骂道:
「骂谁呐?骂谁手残呐?!你才是手残,你全家都手残!」

蓝雨其他人也跟在黄少天后头叫嚣。

然后,蓝雨全员就都被保安拖出去了。

喻文州忍不住就笑了。

真是群莽撞的队友啊。


在荣耀这条漫漫长路上,喻文州一直跌跌撞撞地,摇摇晃晃地,但是坚定无比地走着。

他知道他可以勇敢地走在最前,因为不管他走得有多慢,蓝雨的所有人都会跟在他背后。

于是,一群人就这么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地走过了第四赛季。

没有得到什么辉煌的成绩。

但那又怎么样呢?

最重要的,都还在身边啊。

第四赛季输了,他们还有第五赛季,第六赛季,很多很多个赛季。

蓝雨一定会拿冠军,他坚信着。

不为什么,因为他有一群全世界最好的队友。

手速仍然是一道高大的墙,把喻文州连同蓝雨全员一起挡在墙的另一端。

可是喻文州已经毫不畏惧,他微笑着将双手抵上墙面,然后毫不意外地,看到旁边多出了好多双手。

这面墙,的确如众人的预料,跟着他一整个职业生涯,可是他不怕。

蓝雨依旧在前进,他们就这么推着墙前进。

他们就这么推着墙,走到冠军的位置。



在某一次的节目访谈中,主持人曾经问过喻文州。

「喻队,你出道的时候,情况和前一赛季的王杰希很相似,这会不会造成很大的压力和挫折呢?」

喻文州笑了笑,答道:
「当然会了。」

「那你是如何振作起来的呢?」

喻文州听了,想了想,说道:
「应该是那一次吧。我记得,那是第四赛季的中间,正是我努力过后,蓝雨的战绩却还没有丝毫起色的时候。」

「在某次赛后记者会上,有位记者十分尖锐的提问。」

「他说,喻文州队长,你难道不曾觉得,自己在拖累整个蓝雨战队吗?」

「周围响起一片倒抽一口气的声音,我知道他们都一边在心里默默谴责这位记者同志的直接,一边昂首期待着我的回答。」

「当时,是我最消沈的一段时间。我也曾想过,也许我根本就不是这块料子,我连退役都想过。」

「那时候的我觉得,出道以前,总想着即使手速慢,也能靠着别的东西来弥补的我是个傻瓜,只会癡人说梦的傻瓜。」

「可就在这时,少天回答了那位记者。」

「少天对着那位记者,很坚定地说,不觉得。」

「过了几秒,大概也憋不住了吧,少天又说,他不觉得我在拖累蓝雨。不只他不觉得,蓝雨全员都不觉得。」

「他还说,我在蓝雨是十分重要的一员,就如同他们其他人也都是蓝雨重要的一员,每个人对蓝雨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当时我就想,他们肯定都是相信我的吧。相信我那些除了手速以外的东西,相信那些可以带领蓝雨走向胜利。」

喻文州说到这里,笑了,说道:
「我怎么能够辜负他们呢?」

「原来喻队也有过这样迷茫的时期啊。」

喻文州看了看主持人,说道:
「谁没有呢?我知道大家总是很急,期待着我们能够一出场就肩负着战队的一切,那当然也是我们对自己的期许。」

「可是,当时的我们也不过是一群未满二十的少年罢了,正是最容易迷茫,最容易急躁,最容易钻牛角尖的年纪,不是吗?」

「说的也是呢...」主持人有些尴尬地笑道。

喻文州见状,笑道:
「幸好,我们已经成长了。现在,我们的目标很坚定,就是冠军。」

「那么喻队,除了带领蓝雨夺得冠军之外,你还有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梦想呢?」

喻文州愣了一下,想了想,道:
「我希望,在听到旁人说”蓝雨的队长?不就是那个手残吗?”的时候,蓝雨的粉丝不用再低着头,弯着腰,默默走过去。而是可以挺起胸,昂起头,大声回答”是啊,那又怎么样呢?”」



到了现在,已经不会有队伍,看着对手名单中喻文州的名字,张狂笑道:
「不就是个手残吗?有什么好怕的。」


只有喻文州头戴桂冠,站在一堵高墙前的身影。

他转过头,笑着说:
「不就是手残吗?有什么好怕的。」

评论

热度(51)

  1. Yu沐淺花迷人 转载了此文字